慕紫嫣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羽少的叔叔,她可以不给其他人的面子,但是有一个人的面子必须要给——那就是羽少的叔叔,此人是审批协会的会长!

慕紫嫣怎么敢不给面子啊,如果得罪了此人,龙药集团就会有大麻烦,而且麻烦很大。

首先,龙药集团会接到通知,定价很高,然后全部接收调查,所有治疗的过程,以及药品价格,都要一一的调查,随后就是降价的问题了。

得罪那种人,就如同得罪阎罗王,死的快。

“我叔叔还没来,不过应该快到了。”羽少说道。

“哦,我知道了。”

慕紫嫣显得很不高兴,羽少总是用身后的靠山压她,虽然她这些年找羽少处理了不少事,可慕紫嫣也给了羽少不少钱,至少有好几个亿吧。

早知道羽少居心不良,有这种非分之想,当初就不应该找他。

羽少打了个响指,随后,一个服务员端着端着红酒微笑的走了过来。

“羽少,你好。”走过来之后,这服务员对羽少打招呼。

虽然华海市是杨风的地盘,但这里的服务员并不认识他,反倒是认识羽少。

因为杨风很少出入这种地方,大多数都是修炼,或者与人战斗,导致市区中,除了那些武林人士们之外,没人认识他。

羽少端起两杯红酒,一杯给慕紫嫣,一杯则是给他自己。

至于苏茹,他则是懒得理睬,在他的心中,苏茹只是慕紫嫣身边的一个秘书而已,以及一个草根女而已。苏茹虽然年薪百万,可是这点薪水在羽少的眼中,还不够喝几瓶奢侈的红酒。

苏茹有些尴尬,羽少也真是的,竟然如此瞧不起自己。

人家那些男子们如果要追求哪个美女,都会讨好该美女身边的所有闺蜜。

但羽少不同,眼高于顶,除了慕紫嫣之外,他谁都瞧不起。

记得以前有个影视剧中,男主角为了追女主角,于是想约女主角外出吃饭,但是又担忧女主角拒绝,所以想了个办法,把女主角身边的几个好友也全部邀请去,之后的度假,旅游,看电影等等,男主角都会把女主角身边的所有闺蜜叫去。

不但每次都开开心心的请客,而且还坚持不懈,甚至没有半点怨言。

杨风见苏茹尴尬,于是拿过一杯红酒,然后递给苏茹。

接过杨风的这杯红酒,苏茹感谢道:“谢谢。”

总算是有人瞧得起自己。

“不用客气,都是朋友。”杨风微微一笑,然后与苏茹干杯。

慕紫嫣则是与羽少聊天,虽然她很不情愿,但是碍于对方的身份地位,她不得不笑脸相迎。

见慕紫嫣与羽少聊天,苏茹轻声对杨风说道:“你知道吗,如果你要是影视剧中的男主角,而羽少是副主角,如果你们两人同时追求女主角,那么胜利的人一定是你,而不是羽少。”

“为何?”杨风饶有兴趣的问道。

苏茹说道:“因为你已经成功的打动了女主角的闺蜜。”

杨风露出洁白无瑕的牙齿,笑了笑道:“可我对女主角可没爱慕之心。”

切!

苏茹不相信道:“谁信啊,你敢说对慕紫嫣总裁没半点心思吗?”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杨风也不知道,他也不敢肯定,自己是否对慕紫嫣没那种心思。

或许有吧,如果没有,他也不会那么在意慕紫嫣,以及无数次帮助慕紫嫣,但如果有,又为何没那种强烈的感觉。

慕紫嫣与羽少聊了几句后,便来到杨风与苏茹的身边,之后问道:“你们两人聊些什么,那么开心。”

“保密。”苏茹神秘兮兮道。

羽少见慕紫嫣又想与杨风闲聊,于是咳嗽一声,而且声音还有些大。他已经进来几分钟了,可竟然没人来巴结,这怎么行啊,他刚才还在慕紫嫣的身前吹嘘,这里到处都是朋友。

如果没几个人来巴结,岂不是打脸。

听到羽少的咳嗽后,几个男子立即走了过来,其中还有一个年轻的男子,此人年纪与杨风差不多,应该也是个公子哥吧。

“哟,羽少,这不是羽少吗,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一个男子笑眯眯的问道。

“最近心情不太好,所以出来走走。”羽少假装百般无聊道。

“心情不好,羽少,是不是有人得罪了你,如果哪个王巴蛋敢让你不开心,我就让他后悔一辈子,只要羽少你一句话,不管是要人也好,还是要钱也罢,我绝无二话。”这男子拍打着胸膛说道。

羽少心情不错,微微一笑道:“算了吧,我们又不是道上的人,早就瞧不起用拳头震慑人的阶段了,所以还是以理服人。”

“还是羽少你通情达理,讲道理,要不然的话,整个省都会被你给祸害了。”那男子哈哈大笑道。

其他的那些男子也是跟着微笑,刚才的那句话,绝对能体现出羽少的地位。

那个年龄相仿的男子这时问道:“羽少,听说你最近做一个项目,一个月就赚了好几个亿,真是了不起。”

唉!

羽少只是叹息一声,仿佛心情很不好了。

“怎么了?”

见羽少摇头叹息,这几人立刻关心的询问,羽少只是叹息一声,他们几人就特别在意,估计就算他们的父母躺在床上几天几夜,也没这么关心在意。

“没事。”羽少说道:“只是辛苦一个月才赚几个亿,太浪费时间,所以我放弃了那个项目。”

那个年龄相仿的男子说道:“人比人气死人,我与羽少你年龄相近,可我辛苦一年总共也就赚两三个亿,还开心的以为自己是富商,但是羽少你一个月就赚几个亿,却觉得只是浪费时间。”

先前那巴结羽少的男子说道:“就我们这些人,怎么能与羽少比,人家羽少不但仪表堂堂,英俊潇洒,而且还年少有为。”

“是啊,言之有理,我家那个败家子,如果要是有羽少十分之一的能力,我就算做梦也能笑醒。”

……

接下来,这些人不断的夸赞羽少。

在众人的一片赞美声中,羽少也是很享受。

如果是平时,他不稀罕这些人的赞美,因为都是一群虚伪的人。

不过现在不同,在情敌的面前,以及在心爱之人的面前,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夸赞,确实是一种炫耀,也是一种满足感。

“羽少,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得罪你,只需要你一句话,我一定会为你冲锋陷阵。”先前那个男子继续说道。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羽少举起酒杯,与这男子干杯。

这个男子受宠若惊似的,恭恭敬敬地举起酒杯。

干杯之后,羽少握着酒杯,问道:“听说你公司最近研究出一种清热解毒的药,请问这是真的吗?”

“是的,千真万确,不过主要成分还是中药。”这男子立即回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