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茹继续陪礼道歉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劝导朋友,年轻人失恋了心情不好,因此做事比较冲动。”

杨风听到身后传来苏茹解释声音,以前那个男子的霸气,心中对这个神秘家族就更加不爽了。

玛德,这个家族真是不得了了啊!

已经让杨风很不高兴了!

看着杨风的背影,也不知为何,慕紫嫣有种莫名其妙的担忧,仿佛有大事要发生。

她突然间很后悔,早知道就不要通知杨风。

此刻,慕紫嫣仿佛能体会到杨风的心情,杨风原本是这里的霸主,这里本来就是他的地盘,可是他来参加这次大会,不但没有资格进去,而且还被对方要了一千万的门票费。

或许对于杨风来说是奇耻大辱,是莫大的羞辱。

但愿杨风人冷静,不要把这里闹得天翻地覆。

“嫣,我们进去吧。”羽少笑了笑,心情很好。

杨风越是生气,越是受辱,他就越是惬意,他就是想让杨风知道,不要以为有点实力,就能畅通无阻,人人都得给面子。

他也要让杨风深刻的认识到,名声与地位,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得到的。

慕紫嫣也是快速上去,焦急的走向大厅,担心杨风冲动,所以她想去安慰杨风。

跟在慕紫嫣的身后,羽少抓住机会抬高自己的身份,降低杨风的地位:“嫣,你不要为杨风难过,没办法,如果没有背景,没有身份,很多事确实很难办。”

虽然羽少不失时机地抬高身份,打击杨风,但是此刻的慕紫嫣,没心情听他说这些废话。

发现慕紫嫣不理睬自己,一心只惦记着杨风,因此羽少更怨恨,等一下进入大厅之后,再让慕紫嫣好好的看看他的身份地位,让慕紫嫣知道他在这个圈子中的分量。

进入大厅后,杨风发现大厅中有不少男女,有老有小,既有年轻的公子哥们,也有貌美如花的千金小姐们。这些年青一代的公子哥们,以及千金小姐们,估计是跟随长辈前来,想要混个面熟,以及认识一些人脉吧。

无论是任何一个企业家,也总有苍老的那一天,企业将来也要交给子女。

因此他们每次外出交流时,都会带上女子,让女子们开开眼界,混个面熟,结识人脉,将来接管企业,或者创业时,能得到更多的帮助。

如今经济成熟,市场商业链完整的情况下,穷人很难发家,而富商们的子弟,只要有经济头脑,起步点更高。

比如一个大富豪的子女外出创业,不少老总们都认识他父亲,于是一见面,就会客气的询问,你是某某某的公子,或者千金之类的。

然后叔叔伯伯的称呼几句,之后虎父无犬子,年少有为之类的夸赞几句,机会就来了。

至于贫穷人家的子女,估计就算跑断腿,也很难得到机遇吧。

不过这既是现实,也是无奈。

因为企业家们要相互帮助,才能更强大。

这更像是一个酒会,三五成群的人拿着红酒杯,或站或坐,相互在一起聊得很投机。

杨风的身边有四个人,分别是两个五十岁上下的男子,以及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应该都是父子关系吧。其中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子端着红酒杯说道:“我家这个不成器的败家子儿,好好的企业不接,竟然想去搞什么服装公司,这不是有意气我吗?”

呵呵!

另外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子笑了笑道:“年轻人嘛,总有自己的想法,不想按部就班,总想自己创业,不过没关系,我公司有两万员工,算上每年离职的,以及新来的,因此每年我公司要几万套工作服,这一笔生意,我就照顾侄子了。”

一般两万人上下的公司,每个员工一年要两套以上的工作服,其中两套是外衣,两套是夏天的工作服,那么两万人,一年就需要四万套工作服。

如果公司人员流动大,每年离职的人多,以及新来的人也多,估计一年的工作服,大约要七万套上下,这可是一笔很大的订单了。

“老哥,多谢了,我听说你家那个公子哥,也想搞个电器公司,刚好我公司需求比较大,如果他的产品合格,我公司以后可以全部使用他的产品。”那男子微笑道。

只有相互帮助,才能相互获利,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

“哈哈,如此就多谢了。”

接下来,这两人相互干杯,然后各自聊他们身边的儿子,是多么多么的不听话等等。

这是华夏国人的性格,本国的人大多数都比较谦虚,很少夸赞自己的子女很厉害,以及很有才干等等。

这估计是与传承的文化有关系吧,不少本国人,如果哪天若是成功,当他们站在高台上发表讲话时,首先的第一句话都是感谢某某某,以及感谢某某某的栽培等等,才有他们今天的成功。

哪怕是口是心非,哪怕是不服气,也必须要谦虚啊。

但是西方的一些人,则是没这谦虚的性格,他们只会说是自己多年的努力,然后才有今天的成功。

有家庭背景就是不一样,刚才那两个年轻的男子,若不是仗着父辈的关系,如此大笔订单的生意,岂能在几句话间就能搞定。

但这也很正常,毕竟无论是有成就的父亲,还是没成就的父亲,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走的更远,更稳,因此动用关系也是人之常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