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当的死,震惊了场内外所有的人。

距离最近的顾长老和药傲虎都惊呆了。

特别是顾长老,更是惊讶得大张着嘴巴,几乎连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这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杨风吗?两招,仅仅两招就杀灭了韩当?韩当可是异能三级后期的高手啊,怎么可能连杨风第二招都挡不住?”

药傲虎显然也被惊讶到了。

药傲虎刚刚还信誓旦旦的说,全力出手的话,三招就可以灭掉韩当!

这是药傲虎比较乐观的估计,当然,药傲虎有这个自信做到!

但是,杨风只用了两招就灭掉韩当!

说是两招,其实杨风使用第二招剑气化虹的时候,韩当就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被秒杀的!

药傲虎瞳孔一缩,紧紧的盯着场上的那个少年。

在他的脑海中,还闪烁着杨风施展剑气化虹时候的风采,那一道彩虹般的剑气美轮美奂,耀眼夺目,却杀人于眨眼之间。

那样的剑术,药傲虎都感到胆寒!

顾长老问:“傲虎,这个杨风如此强悍,你可有把握对付?”

药傲虎笃定道:“有。”

顾长老都有点不相信药傲虎说的话了。虽然顾长老见识过药傲虎的可怕,但是杨风刚刚的风采是在风华绝代,深深的震撼着顾长老。

顾长老道:“傲虎,刚才杨风说为韩当准备了三招剑法,结果第二招一用出来就秒杀了韩当。可以想象他的第三招剑法有多么可怕啊。”

药傲虎冷哼一声:“这话多半是杨风吹牛的。凭借杨风的修为和年纪,能够领悟出剑气化虹已经是逆天之举了。更厉害的剑法?他不可能掌握的。”

顿了顿,药傲虎又道:“就算他能够掌握,我也能够凭借我们药家的神通对付他。仍旧有五成的胜算!”

顾长老很佩服的看着药傲虎。他知道药傲虎是个高傲的人,而且从来不吹牛。

即使杨风使出第三招剑法,药傲虎也说有五成把握战胜杨风!

可见药傲虎对自己的实力和神通有极大的自信。

顾长老心中也是咋舌不已,开口道:“傲虎不愧是我千湖药家的骄傲。顾某佩服。”

药傲虎不以为然,并没有因为顾长老夸赞自己就感到骄傲自满,他反而显得很平静。最后看了杨风一眼,随后便转身离开:“顾长老,看来今天并不需要我出手。我回禁地修炼去了,以后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请你们不要来打扰我!”

药傲虎速度很快,几个闪身就消失不见了。

顾长老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暗暗点头:“药傲虎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现在连我都看不透了。就算杨风真的用了第三个剑招,他也有五成的胜算。太可怕了!”

顾长老知道自己年事已高,修为却仍旧停留在异能三级,还是前期。这在千湖药家里已经是顶尖的了。不然也不会被封为长老。

但是如果让顾长老和韩当对决,顾长老知道自己会死得很惨!

但是杨风,居然两招就秒杀了韩当!

这个少年,已经让顾长老感到很强烈的威胁。他有种错觉——那就是当初应该坚信自己的办法,在神医竞赛之前就灭了杨风!

错过那样的机会,或许是千湖药家的灾难。

不过联想到药傲虎刚才的自信,顾长老又感到几分欣慰。看了看手表的时间,顾长老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神医竞赛第二场总共就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五十分钟了,只剩下最后十分钟的时间。就算杨风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赢得比赛了。到时候根据我们药家和杨风之间的赌约,杨风还是死定了!家主说的对,杨风终究只能是我们药家的垫脚石。”

想到这里,顾长老心绪平静下来,然后快速的朝御湖广场赶去。

……

韩当死亡的画面,御湖广场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全场死静,鸦雀无声。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突然了。

前一刻韩当还牛叉哄哄的,压得杨风险象环生,好像随时都能够杀死杨风似的。可就几个呼吸的时间,杨风居然就连出两招,把韩当给杀了!

大家都懵比了!

“我曹,我特么都还没反应过来,韩当尼玛就死了?这搞什么飞机?怎么搞的?”

“杨风好强啊,只用了两招就杀死了韩当!”

“就刚才杨风那两招剑气,真是风华绝代,气质无双啊。”

“太牛了,不愧是胆敢号称中海市中海王的男人,风姿无双。令人佩服啊。”

“如诗如画的剑气!”

“……”

……

看台上,前一刻还谈笑风生的药载天羽少两个人,此刻脸上的笑容已经凝固了。

羽少嘴里面叼着的一根雪茄,此刻都直接掉在地上了。

他手里拿着的高脚杯,前一刻还很优雅的摇晃着其中的酒水,此刻杯子都掉在地上,打碎了。

羽少傻了!

“这,这怎么可能啊?韩当可是勾魂殿的铜牌杀手啊,勾魂殿的杀手何其牛叉啊,怎么可能死在杨风手上?”羽少脸上打着一百个问号。

药载天也惊呆了,一脸的懵比。

韩当可是勾魂殿的铜牌杀手啊,刚刚韩当出手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药载天自问就算自己出手的话,也需要花费很大的功夫才能够击败韩当。

除非是用家族的秘技!

但是杨风呢?居然用两道剑气就杀了韩当!

杨风的实力也太可怕了吧?

就算自己用家族的秘技,能不能杀死杨风都不知道。

药载天只觉口干舌燥,全身一种说不出的燥热。

这时候,缓过神来的羽少凑过来道:“药家主,杨风此人天赋惊人,十分逆天。连勾魂殿的铜牌杀手都被他灭了。这样的人,如果再给他几年的时间,只怕就能够威胁到你们千湖药家了。药家主,杨风这个人,留不得啊。”

药载天也缓过神来,深有同感:“嗯,羽少你说的不错。杨风此人的天赋太逆天了,如果给他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或许会威胁到我千湖药家。只可惜,今天注定了是杨风的死期,他没有机会了。”

面对羽少的疑惑,药载天看了眼手表:“现在真正进行的是神医竞赛第二轮,三个小时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五十分钟,只剩下最后十分钟了。我的少皇至今已经治愈了七十个a级患者,积分已经达到了840分,超过邵我行的804分,稳居第一。最后十分钟,就算杨风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逆转少皇了。也就是说,杨风第二轮输定了!输了第二局,就等于输掉了整个神医竞赛。按照赌约,杨风需要祭上他的人头!我药家可以名正言顺的砍下他的脑袋!”

羽少听后安心不少:“神医竞赛不是有三局么,杨风输掉这一局,下一局万一被他扳回来了呢?”

药载天大手一挥,自信满满的道:“下一局是炼丹,那是我们千湖药家最擅长的部分,整个中海四市,没有任何一个人的炼丹术可以与我药家比拟!杨风,更不可能!”

羽少听后,这才放心下来:“如此我就看药家主的了,无论如何,今天杨风都必须死!”

药载天信心满满:“韩当虽然死了,但是真正的好戏才刚刚开始,羽少你就好好的看戏吧。”

……

杨风回到御湖广场的时候,周围的人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原本,这些人并不把杨风放在眼里,认为杨风年轻,草莽,没有背景。

但是见识到杨风刚才的风采后,他们打心底里的敬畏杨风。

人群纷纷朝两侧让开,空出一条巨大的通道。

杨风龙行虎步,几个纵跃就来到了广场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