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青的话,让冯东等人感到十分激动。

原本大家想尽了办法,也不知道有什么法子能够帮助杨风,因此大家感到很绝望,场上一直都弥漫着一股悲凉的气氛。

现在邵青的一番话,重新燃起了大家的期望。每个人都显得很激动。

冯东是最淡定的一个,这并非冯东不关心杨风的生死,而是因为冯东心态最为成熟,最能够憋得住心中的感情。

深吸一口气,冯东问道:“邵评委,你有什么想说的,还请名言。”

邵青面色沉凝,扫了一眼冯东等人,皱眉道:“你们这里,谁能做主?”

“东哥!”

“东哥!”

黑白双煞想都没想,便用手指着冯东。

在黑白双煞眼里,除了杨风之外,冯东就是他们唯一的老大了。甚至对他们来说,冯东比杨风还重要。

玄一真人略显尴尬。

按道理说,玄一真人无论是修为还是地位,都不亚于冯东。一直以来,玄一真人都想和冯东一争高下,以获取杨风更多的青睐。

但是经过这一次千湖药家之行,玄一真人渐渐的发现,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冯东比自己更加老成,眼光也看的更远。

这一点,玄一真人心服口服。

面对邵青看过来的目光,玄一真人念了一句道家真言:“无量天尊,冯东是最早跟随杨哥的兄弟,如今也是最懂杨哥的,今天的事情,我玄一真人听从冯东,绝无意见。”

邵青点点头,很满意杨风团队里的成员。

甚至都有点羡慕。

邵青见过太多的家族组织了,几乎所有的组织,其中成员都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只想着自己的利益。

唯独杨风的团队,成员之间重情重义,互相谦让。

邵青道:“这件事情牵扯到杨风很重要的代价,我需要一个能说话的人来告诉我答案。你们商量好了谁做主,做主的人就留下来。其他人则必须到房间外面等着。”

虽然大家不知道邵青说的是什么,但也知道事情很严重,不可儿戏。

冯东冲邵青点点头,然后看了慕紫嫣一眼,走到她跟前,恭恭敬敬的道:“慕总,我知道杨哥身前很看重你,今天这个决定,不如就交给你来吧。”

别人不知道杨风和慕紫嫣之间的关系,冯东还是知道的。

慕紫嫣有一种本能,想要答应下来。

她几乎都要开口应承了,但是话到嘴边的时候,她忽然犹豫了。目光扫过在场的冯东等人,最后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这些兄弟们都跟随杨风很长时间,多少次跟着杨风冲锋陷阵,抛头颅,洒热血……为了杨风,他们多少次连性命都不顾了。

而自己呢?

又为杨风做了什么?

反倒是连累杨风三番五次为自己涉险,这一次杨风也是受到自己的连累,最后不得不在五分钟的时间内冒险发功。

如果不是自己耽误了杨风的时间,凭借杨风的医术,完全可以在正常的参赛中轻松赢下比赛。

从头到尾,自己从未为杨风做过什么。

又有什么资格做主呢?

想到这里,慕紫嫣忽然感到一阵自责和悲凉。

她冲冯东摇摇头:“冯东,我终究是一个女儿家,在杨风心中的分量无法与你们相比。今天还是你来做主吧!”

说完,慕紫嫣没有给冯东说话的机会,直接转身走出了房间。

玄一真人,黑白双煞,小翠,以及邵我行也先后跟着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冯东和邵青,还有躺在病床上的杨风。

冯东恭声道:“邵评委,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有什么话,还请邵评委直说。只要能够治好杨哥,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冯东都绝不会犹豫!”

邵青点点头:“杨风中的是百草毒,毒气进入奇经八脉,四肢百骸,已经和他全身的血液肌肉融为一体。凭借百草毒这种剧毒,要想治愈杨风,从常理上说几乎不可能。但是杨风的体质特殊,始终有一股本能的东西在压制着这股百草毒,因此剥离杨风体内的百草毒,变成了一种可能。要治好杨风,只有一个办法!”

冯东侧耳倾听,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邵青道:“那就是剥离杨风体内的百草毒,注入另外一个人体内。”

说话的时候,邵青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冯东,仿佛想把冯东脸上的每一个细微表情都看在眼里。

本来,邵青以为自己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冯东会畏惧,退缩,甚至是说找另外的人来做载体。

没想到,冯东一脸的平静,平静的好像一湖平静的水。

邵青一边查看冯东的表情,一边道:“这个载体,必须不能是普通的载体。必须是异能境的高手。否则不等百草毒转移完毕,普通人的身体就会毒发身亡。毕竟,我没有药载天那种注入百草毒的手段。”

药载天对百草毒熟悉得很,加上药家有鬼神莫测的手段,可以做到将百草毒注入普通人体内而不导致身亡。

但是邵青,做不到。

邵青道:“你现在可以去找另外一个载体来,我等着。”

冯东知道,这几乎不现实。

一来,这里是药家。药家早就说过,在神医竞赛期间,不允许任何人在千湖药家行杀伐之事。

二来,冯东自己也不过是异能境一级的修者,是异能境当中最弱的一个层次,上哪里去抓异能境载体?

三来,距离下午两点的神医竞赛第三轮炼丹比赛,只剩下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了。如果这期间杨风不能够复原的话,就会错过比赛。

冯东不想杨风错过下午的比赛。

冯东知道,赢下神医竞赛,是杨风一直想要完成的事情。

权衡再三,冯东决绝道:“来不及了,就用我的身体做载体吧。”

冯东这么快就做出了决定,邵青都感到很诧异:“你就不问问你一旦做了载体,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吗?”

冯东道:“知道了又能如何?不管下场如何,只要杨哥能够在下午两点之前恢复正常,无论我面临怎样的后果,我都愿意。”

邵青陡然对冯东肃然起敬。

到现在,邵青对杨风这个团队更加佩服了,甚至都有点震撼。

杨风为了这群兄弟们,当初宁愿自残身体,中断神医竞赛,还冒着生命危险与勾魂殿杀手厮杀。

这样的大哥,天下谁人不服?

而现在,杨风有难。

手下的冯东不问后果,就心甘情愿为杨风做载体,承受百草毒之苦。

这样的兄弟,天下哪个大哥不想要?

邵青,都有点羡慕杨风了。

冯东道:“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个问题,还请邵评委直言。”

邵青对冯东的态度已经发生了转变,没有一开始那么冷淡了,多了几分热情:“你说。”

冯东问:“如果现在就把杨哥体内的百草毒转移到我身上的话,两点之前,杨哥能否恢复正常?”

邵青想了想,笃定道:“我还没有查看过你的身体,不过以我刚才的观察,有九成可能可以在两点之前完成百草毒的转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