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场里,餐桌上。

钟厅长,李局长和刘局长三人都在不断求饶,大打感情牌。

特别是钟厅长,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着:“李书记,我跟了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没有苦劳啊,现在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也不能全怪我啊,还请李书记给我一个机会啊!你要是让我滚蛋,我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到时候我上哪里去混啊。”

钟厅长和李书记最为亲密,关系也最好,自然话也就最多了。

李书记冷然道:“小钟啊,我知道你跟了我多年,因此我很了解你。但是你这一次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当众想要对人家陈静图谋不轨,你当自己是什么人了?就你这一条,就足够让你离开这个岗位了。更可怕的是,你居然欺负到杨风头上了。我的天啊,杨风啊,那可是我们中海四市的祖宗啊,别说你了,连我都不敢得罪杨风。你是脑子抽了吧!”

钟厅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是是是,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脑子抽了,可是我不想离开我的岗位啊,李书记,还请你给我一次机会啊。”

李书记摇头:“我帮不了你。子威,你让人把他们带下去吧,都到这一步了,说什么都没用了。”

李子威走到钟厅长面前:“钟厅长,走吧。这也是你命不好。怪不得别人了。”

钟厅长,李局长和刘局长几个人被强行拖出去之后,司徒水一个人也坐在凳子上瑟瑟发抖。

司徒水到底是一个公子哥,没有见过真正的世面。看到这样的场面,自然也就吓得不轻。

李子威回来后冲司徒水道:“司徒公子,你的家族和杨风是同一个道上的人,其实你不必太惧怕杨风。据我了解,你背后的南拳门,实力还在杨风的普渡门之上。未必就要惧怕他,只不过杨风是普渡门的门主,而你不过是南拳门的一个公子哥罢了。南拳门也未必会为了你去得罪杨风,这才是你要担心的事情。”

司徒水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李子威又道:“不过我得把丑话说在前头,杨风这个人简直就是个疯子,不管是谁一旦招惹到他,他才不管你背景有多深,总之都不会有好下场。以后你还是自求多福吧。这一次你就主动辞职离开学校,回水南市修养去吧。”

司徒水紧紧握着拳头,好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只是眸子里面爆射出凶悍的光芒。

……

陈静住处的大楼外面,马路上。

一辆蓝色的玛莎拉蒂停在马路边,车里面坐着的是慕紫嫣和苏茹,只见两个人抬头看着五楼房间的灯火。

五楼房间亮出的灯火,恰好就是陈静居住的地方。

苏茹很愤然的看着手表:“慕总,你看看,他们进去都三个多小时了,杨风那个变态居然还没下来。就算用脚都能够想到他们在里面干什么了。慕总,我早就说过,像杨风这种见到美女就想上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你为他用心。”

慕紫嫣只是抬头凝望着五楼的灯火,从头到尾都一言不发。

苏茹看到慕紫嫣这般模样,于心不忍,顿时愤怒的拉开车门:“杨风这家伙太过分了,居然当着慕总的面和别的女人搞来搞去,我现在就冲上去好好教训他一顿。”

说着苏茹便要冲下车门去。

“站住,给我回来!”慕紫嫣呵斥道。

苏茹不解:“慕总,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维护他?”

慕紫嫣道:“你也不动动脑子,我又不是杨风的女朋友,我们又没有确立男女朋友关系。我们之间不过是普通朋友而已,你这样冒冒失失的冲上去质问,像话吗?”

苏茹这才缓过神阿里,仔细想想,一边点头道:“你说的还真是这么个情况哦,你和杨风的确没有确立男女朋友关系……可就算如此,杨风也不能在外面乱搞啊。”

慕紫嫣道:“杨风现在不过单身,他在外面乱搞也和我没关系。”

苏茹不依不饶:“至少也说明杨风这个人人品不好,对女人极其不负责任。他这样乱搞的性质不就是在玩弄女人嘛?”

慕紫嫣听了都是一阵纠结:“也没有那么严重吧?”、

“什么没有那么严重啊,慕总,对于这种男人,你千万不可以心软。否则你就是在纵容杨风的这种恶行。”苏茹说的煞有其事。

慕紫嫣不想争辩,最后看了一眼五楼还亮着的灯火,最后长长的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杨风想要怎样,那是他的自由,我们开车回去吧。”

苏茹发动车子:“去中海大学继续参加庆典吗?”

慕紫嫣摇头:“不去了,直接回家。”

车子开出很远的距离,慕紫嫣却仍旧不住回头看着五楼的灯火,她多么希望杨风能够走下楼梯和自己解释刚刚在上面什么也没有发生。

但是那灯火一直亮着……

……

陈静住处。

杨风把陈静抱回家,刚准备把陈静放在床榻上,不成想陈静忽然死死的抱住杨风。

“不要走,不要走!”

陈静喝多了,开始说胡话。

“诶,可怜的丫头,这一次我帮了你,希望你以后可以一帆风顺!”杨风匍匐在陈静身侧,静静的看着这个美丽的女子:“你父母的事情,我会让人去照看一番。”

如果在平时,看到这样的大美女,杨风肯定就忍不住想要欢快一番了。但是面对陈静这样的苦命丫头,杨风实在不想趁人之危。

陈静面色潮红,身体滚烫,喃喃的说着胡话。

杨风便一直在旁边陪着,直到陈静完全熟睡之后,杨风才搬开陈静的双手,给陈静脱了鞋子,还给陈静盖上被子。

坐在大厅,杨风点了根烟,缓缓的吸着。

“诶,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啊,看到美女也是有想法的……”杨风忍不住起身,来到陈静的房间门口,靠在门框上,静静的看着陈静那绝美的脸庞和美妙的睡姿。

如果说杨风没有一种扑上去一亲芳泽的冲动,那是不现实的。

不过杨风实在不想就这样趁人之危……

把烧到过滤嘴的香烟熄灭,杨风深吸了口气,然后转身回到客厅,杨风拿起手机,给慕紫嫣打了个电话。

毕竟,这一次在庆典上见到慕紫嫣,杨风都还没怎么和她聊天。

不过当时的确有事情要处理,相信慕紫嫣会理解的。

带着这样的心思,杨风把手机放在耳边,等待着电话接通后听到慕紫嫣那美丽悦耳的声音。

但奇怪的是,对方手机关机了。

再打,还是关机。

“恩?怎么回事?”杨风一连打了好几遍,也没打通。

最后,杨风索性拨通了苏茹的电话。

此刻虽然是凌晨两点多了,但杨风有点担心慕紫嫣,也就顾不得打扰苏茹休息了。

第一次打过去,响铃了很久,没人接。

第二次再打过去,才响了三下铃声,电话就直接被挂了。

被苏茹直接掐掉了。

再打,电话终于接通了,里面传来苏茹那惺忪未醒的声音:“谁啊?”

“我,杨风。”

电话那头马上来了一点精神:“你还打电话来干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