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大学,大礼堂。

上百个大圆桌,此刻林林总总的坐满了人。

正前方的大舞台挂满了红布,背后的巨大荧幕上写着一行大字——热烈庆祝中海大学50周年校庆。

但凡能够进入礼堂入座的,非富即贵,都是中海市内有身份的人。

此刻仍旧有还有很多人陆续进入礼堂会场。

杨风刚刚到礼堂会场门口,便被门口的服务员保安给卡主了。要求出示请帖,方才可以入内。

杨风自然是没有请帖了。

杨风只好在门口溜达,时不时的看着门口来来往往的人。

就在杨风感到无聊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杨风?!”

杨风转头看去,但见说话的是陈静。

今天的陈静打扮得十分美艳动人,一身淡蓝色的紧身吊带短裙,脚下裹着一双肉丝,配上高跟鞋,端的是一个青春妩媚的大美女。

一路走来,陈静都是周围人群的焦点。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

不少人想上前打招呼,结果陈静都是简单的点头应付,并没有攀谈的兴致。反倒是一个劲的靠近来到杨风身边:“你怎么来了?”

杨风微微道:“哦,我是一个朋友邀请来的。”

陈静上前挽着杨风的胳膊,出示请帖后便带着杨风进入了礼堂。

那保安显然也认识陈静,自然就没有过问杨风。

进入会场,杨风发现里面的装饰摆设都非常高端,端的是一个大型的高端酒会。而因为陈静挽着杨风的手臂,自然也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杨风能够感觉到,这一次再见面,陈静和自己亲近了许多,并没有太多的陌生感。仿佛陈静和杨风都感觉互相挽着手臂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行为。

陈静边走边说:“看来你朋友挺厉害的啊,听说这一次校庆,但凡学校请来的校外嘉宾,要么是学校的股东,要么就是为学校做出过巨大贡献的校友,再有就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你朋友是哪一种?”

杨风倒也不避讳:“可能是股东吧。”

陈静来到靠前的一个餐桌,座落下来。

这个餐桌最靠近舞台,属于第一排的位置。

这种位置,自然都是最顶级的嘉宾才能够坐落的。

陈静刚刚坐下来,便有一个肥胖的男子开口说话:“这不是我们的大校花静静吗?快坐下,我们都在等你来呢。”

这肥胖男子的眼神很放肆的在陈静身上看来看去。陈静对此也没有表现的太生气,而是找了一个空白的位置拉着杨风坐落。

陈静这才冲那肥胖男子道:“刘局,你们都是社会知名人士,让你们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肥胖男子刘局銫眯眯的盯着陈静的大长腿,连声道:“我久等不要紧,一会儿钟厅长要来了,能够照顾好钟厅长那才是最重要的。”

另外一个瘦子也道:“刘局说的对啊,像静静你这样的校花大美女,我们钟厅长可是属意很久了,一直都惦记着能够和静静吃饭。只可惜你似乎不怎么答应我们的钟厅长啊。”

胖子刘局道:“李局长说的极是,静静那可是我们钟厅长钦点的大美女。我们今天能够和静静美女同桌吃饭,还是沾了钟厅长的光呢。”

瘦子李局长也很放肆的打量着陈静。

对于这些目光,陈静显然习以为常,也不在意,翻开一个杯子,给杨风倒了一杯水:“杨风,来,喝口水。”

杨风揣着水杯,一口一口的喝着。

胖子刘局忽然好奇的看了杨风一眼:“静大美女,你身边的这个男生是谁啊?是你的男朋友吗?”

瘦子李局长道:“要是让钟厅长知道你找了男朋友,只怕钟厅长会很不高兴的啊。”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

对于这些,陈静只是简单笑笑,继续安静的坐在位置上,一言不发。

很快,司徒水来了。看到陈静后毫不客气的在陈静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静静,你来了啊。”

随后司徒水又看到杨风,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静静,看来你还是完全没把我的话听进去了。你居然还和这种人走在一起,这是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了。不过今天我不和你计较,因为钟厅长一会儿要来,钟厅长是我们家族重要的生意合作伙伴,我希望你一会儿可以好好照顾好钟厅长。如果钟厅长提出什么要求,我希望你可以好好配合,不要把事情搞砸了。”

本来,这么多大男人当着一个女人说这样的话,那简直对女人的一种侮辱。不过场上的男人们都位高权重,非富即贵,显然他们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样子,至于陈静这种没有背景的姑娘,他们才不会在乎陈静的感受。

陈静也习惯了这样的情况。

很快钟厅长来了。

一个五十岁出头的秃子,刚刚来到餐桌旁边,餐桌上所有的人都猛的站了起来:“钟厅长,您可算来了。”

“钟厅长您好。”

“钟厅长,静静大美女都等您很久了呢。”

钟厅长很热情的和大家打招呼,其实眼睛则是陈静的身上瞥来瞥去。

钟厅长走到陈静身边,微微含笑,露出一副很慈祥的笑容:“小静,好久不见,你又更加漂亮了。”

陈静很有礼貌的回答:“感谢钟厅长挂念。”

钟厅长站在陈静旁边略显尴尬。

陈静左边坐着的是杨风,右边坐着的是司徒水。没有钟厅长的位置。

司徒水见状后冲杨风道:“杨风是吧,你是傻了吗?还不快给钟厅长让座?”

杨风继续喝水,置若罔闻。

司徒水更怒了:“杨风,我给你脸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你也不睁大你的狗眼看看,在座的哪个不是中海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这里哪里有你的位置?你要是还有点脸,就主动起来让位给钟厅长。”

杨风还是无动于衷,继续揣着茶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