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磁磁~”

杨风只觉自己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

在这里,杨风右手臂上带着的一串石珠居然自动脱离自己的手臂,在半空中旋转,然后直接化成了七种不同颜色的剑气。

“嗡嗡嗡~”

七柄不同颜色的实体剑,倒竖在虚空中,每一把剑都在不断的旋转着,发出争鸣的金属震动声。

“原先我以为这七颗石珠剑丸是同一把剑炼制演化而来的。现在再一次感受这七颗剑丸我才发现,这七颗剑丸,每一颗剪完都是一柄灵级法宝!七星剑,根本不是一把剑,而是七把灵级宝剑!”

发现这个秘密的杨风都吓了一跳:“七柄星剑,分别对应北斗七星的七颗星辰。据说这七把名剑,分别是用北斗七星内七颗星辰的陨石铸就而成。原本说来,这每一把剑都是天下罕见的名剑,每一把剑都足可威震八方,震慑寰宇。但是星剑客居然能够收集七柄名剑,并且把这七柄名剑分别炼制成剑丸,还化成一把剑,这也太牛叉了!”

杨风越想越觉得星剑客这位绝世剑客的牛叉!

能够收集这七把剑本身就是天大的本事了,但是星剑客居然还能够把这七把剑炼制成剑丸,并且凝合为一,变成一把剑!

一把更强的剑!

七星剑!

“真是了不起啊,这七把剑当中每一把剑都是灵级法宝,足够纵横山川了。现在这七把剑合为一,变成了一把更可怕的剑。这把剑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灵级宝剑了!而是顶级的灵级宝剑,甚至更为厉害的存在!”杨风感受着这七把剑在身外旋转的威力。

“七把剑,分别是北斗七星每一颗星辰的陨石铸就而成!我如果想要彻底驾驭这七星剑,怕是必须一把剑一把剑的修炼才行,急不得啊!”

杨风很快意识到要驾驭七星剑,不能太着急……

如此杨风花费了足足几个小时的时间,才略有进展。

一觉醒来,杨风伸了一个懒腰,睁开双眼,豁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巨大温暖的沙发上,身上还盖着一床棉被。

“诶?这是什么地方?居然还有一股子清香味道?”杨风翻身起来,简单的查看了一番家里面的东西,最后在房间的书桌上看到封面上写着两个字——陈静!

“这事陈静居住的地方?诶,我怎么到这个地方来了?陈静人呢?”杨风简单的回想了一番过去的事情,约莫猜测到自己应该是在车上睡着了。陈静拍不醒自己,因此才把自己放在这里沉睡吧。

“还真没看出来啊,陈静这美女在她那冷峻的外表之下,居然还有一副菩萨心肠。多谢了啊。”杨风在房间里面找了几个苹果啃了起来,然后把身上所有的现金放在桌子上。

随后杨风又在浴室里面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这才转身离开。

……

中海大学。

拥有将近十万名学生,赫然是一座十分庞大的学府。

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各大教学楼都涌出无数的学生,其中最显眼的就是沉静了。只见陈静一袭长发,手里抱着几本书,冷峻的外表下带着几分知性的美丽,让人着迷。

陈甜紧紧跟着陈静:“喂喂喂,静姐姐,你走这么快干嘛?平时放学后你不是都要留在教室里面上自习吗?怎么今天刚放学就这么匆匆忙忙了?”

陈静还没说完,陈甜就抢先道:“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思念那个叫做杨风的家伙了。你着急回去见杨风,是不是?”

陈静微微严肃的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杨风毕竟还睡在我家里,我还担心这个家伙在我家里面图谋不轨,乱翻我的东西。再说了,他的车钱还没给我呢,我可不想跑了几百公里连车钱都收不到。”

陈甜哼哼唧唧,倒也不好多说什么。

正时候,路边忽然传来一阵刺耳的汽车轰鸣声,紧接着一辆保时捷帕拉梅拉停在了陈静身边。

一个十分帅气的青年,弹出半个脑袋,冲陈静露出一个他自认为最帅气的笑容:“哈罗,静静,才几天不见,你越发的漂亮了。”

保时捷跑车,帅气的帅哥,美丽的微笑……这样的情况,只怕换成任何一个美女都会支撑不住。

但是陈静的态度却很平淡:“司徒公子,谢谢你的夸奖。”

原来这个青年就是中海大学的第一公子哥,司徒水!

司徒水微笑道:“静静,今晚我有个朋友的酒楼开站,据说那酒楼的档次颇高,菜品的味道也很不错。不如我们一起去那儿吃完饭吧。”

陈静直接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今天晚上有事,真是不好意思。”

说完,陈静迈开脚步便往前走。

司徒水仍旧表现出一副很绅士的样子:“好,有事情你先忙,我们还有时间,下次再约。不如我送你回家吧。”

陈静刚要拒绝,不想陈甜这时候便兴奋的跳了起来:“好啊好啊,我们学校可大了,从这里走到学校门口都要二十几分钟,我的脚早就酸了。”

陈静一阵无奈,只好默认了。

司徒水很高兴,主动下车为陈静开副驾驶的门。

这时候陈甜主动拉开后排车门,舒舒服服的钻了进去,然后和大爷似的坐在位置上。

陈静一阵无奈,冲司徒水微微点头,然后坐进了副驾驶位置。

司徒水这才回到驾驶位,主动为陈静扣上安全带,然后缓缓发动车子。

司徒水一边开车,一边绅士的笑道:“静静你不愧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别的美女到了大三期间,都巴不得四处攀关系去了。唯独你还那么努力的用功读书,这样的美女才最美。”

不得不说,司徒水说话的水平是很高的。

这番话说出来,有理有据,实在让人无法反驳。即便是陈静听了都感觉很舒服。

司徒水继续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在这个社会上混,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而且书本上的知识再好,也很有限。因此在大学期间多结实一些有能力的公子哥富二代,的确不是什么坏事。毕竟,朋友多了,路就好走很多。很多东西,并不是知识可以代替的。”

陈静不置可否的点头。

陈甜则是兴奋的叫了起来:“司徒公子就是看的透彻,这些话说的真是太好了。静姐姐,我也觉得你不能天天抱着书本,有时候要多去交际交际。”

陈静心中微微叹息。

她又何尝不知道交际的重要性,但是陈静更加知道,所有靠近自己的公子哥富二代们,贪图的不过就是自己的身体罢了。

和这样的人交际,陈静实在不知道能有什么用。难道要自己牺牲笑脸和身体来完成这些所谓的交际吗?

陈静并不想这么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