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天虎和青年继续对峙。

青年坐在龟壳上,老神在在的盘坐入定。时不时还从口袋里面丢下几个东西给乌龟吃,很悠闲自得的样子。

邵天虎则是靠在大门口的门框上,双目微闭,显然也是进入了半空灵状态。按照邵天虎的想法,只要不让这青年随时冲入大门就行了。

至于别的事情,则等到门主杨风前来商议处理即可。

两人在门前对峙了很长时间,气氛显得有几分沉默。

“喂,你是不是就是那个叫什么邵天虎的?”青年忽然开口询问。

邵天虎睁开一只眼睛:“不错,你还知道我,看来我的名气还不小。”

青年藐视道:“没想到你还这么自恋。罢了罢了,我懒得打击你。”

邵天虎问:“你又是谁?”

青年道:“省北张氏,张子路。”

“张子路?!”邵天虎忽然大吃已经,好像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刺激似得。

青年一字一句的道:“不错,我就是张子路!”

邵天虎顿时看青年的眼神就充满了敬仰:“烟雨青云路,分别讲的是全省最牛比的五大少年天才。你就是排名最后的路,张子路!”

张子路咳嗽一声:“烟雨青云路,讲的是五个人没错,但是我未必就排名最后了。”

邵天虎却不敢大意:“烟雨青云路,五个人都在二十八岁之内成为了气海境界的高手。原来是路公子,之前真是我眼拙了。路公子此来普渡门,不知道所为何事?”

张子路冷然道:“你们普渡门的门主杨风这么威风,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灭了我们省北张氏的张神医,这简直就是在打我们省北张氏的脸啊,我自然是要讨一个说法。”

邵天虎恭恭敬敬的道:“不知道路公子想要一个怎样的说法?”

张子路道:“这我就不知道了,等你们门主出来,自然有结果。”

邵天虎不敢大意,也不再多问。不过额头上却冷汗直流。原本他以为来的是省北张氏内的一个很普通的年轻人,如此的话,那说明省北张氏对张神医之死并没有太过重视。

但是现在他才发现,这来的是张子路!

全省最负盛名的五大天才少年之一。张子路自然也是省北张氏内最耀眼的天才。

省北张氏派遣这样的天才少年前来质问,可见一般。

接下来只怕非常不好脱身。

……

“来者何人?”

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全场响起,震动四周。

随后,只见杨风站在普渡门那巍峨雄壮的大门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张子路。

张子路感觉到这声音里的锐气和盛气凌人,当下猛然睁开了眼睛,整个人都感到兴奋无比,直接斩在龟壳上,仰头队上了杨风的眼睛:“省北张氏,张子路!”

这时候,邵天虎传音杨风,把烟雨青云路的说法告诉杨风。

杨风知晓后也是微微吃惊,看来省北张氏还派了一个天才少年前来质问。看这少年细皮嫩肉的,不像那种大奸大恶之徒,不过杨风还是不敢大意:“原来是路公子,请移步到室内说话吧。”

“好!”张子路愣哼一声,一踩脚下。乌龟顿时探出一个巨大的脑袋,然后缓慢的进入大门。

议事厅,奉茶待客。

杨风坐在左侧首席,张子路则是坐在右侧首席。中间的地面上怕这一只巨大的暗金色乌龟。

杨风上下打量着张子路,连声道:“路公子不愧是天才少年,年纪轻轻就已经到了气海境界,前途不可限量啊。”

张子路眼睛沉凝:“我这个人不喜欢玩虚的,有话,我就喜欢直接开门见山的说。杨门主不介意吧?”

杨风微笑道:“当然不介意,我也喜欢开门见山。路公子有话请直说。”

张子路道:“你当众打死张神医,这是在打我们省北张氏的脸,有损我们省北张氏的尊严,按照常理来说,我们省北张氏绝对不会放过普渡门的,必要将你和普渡门连根拔起才行!”

杨风知道张子路说的不假。

不过这应该只是张子路说的前半句,他必定还有更重要的后半句。

杨风也就不急,慢慢的等待着张子路的后半句话。

果不其然,很快张子路就开口道:“但是我省北张氏乃是医家传承,现在又正值家主六十大寿,因此家主这时候不希望大兴刀兵。”

杨风认真的听着。

张子路道:“但这件事情终究要有一个说法。太轻了,不足以显示我省北张氏的威严,太重了,又显得我省北张氏杀伐过重,不符合六十大寿的喜庆氛围。因此要拿捏好这个度,却是很不容易。不过眼下我有一个办法,给你两条路选择。”

杨风好整以暇的坐在位置上,翘起二郎腿,悠闲自得的问:“说来听听,哪两个选择?”

张子路道:“第一,彻底归顺我省北张氏,从此成为我省北张氏的旗下一员,为我省北张氏而战。如此一来,我省北张氏为自己的手下出面化解,自然也就不算毁了名声。杨风,你可愿意?”

杨风沉默不语,嘴角带着三分淡淡的微笑。

张子路劝说道:“杨风,你要明白,多少人削平了脑袋想要加入我省北张氏而不得呢。如今我省北张氏主动邀你归顺,那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你可要知道珍惜啊。”

杨风嘴角闪过一抹笑容,随即道:“你还是说说第二个方案吧。”

归顺?

这是不可能的!

张子路目光一冷:“哦?你不愿意归顺我省北张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