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让邵天虎招待好张子路,然后自己便带着冯东行色匆匆的离开了会议室大厅。

一路上杨风都心思沉凝,走的非常快。

冯东亦步亦趋,紧紧跟着,走到没人的地方后,冯东开口问道:“杨哥,此事关系重大,我们是不是要从侧面考究一下。”

杨风道:“现在药伊河这个老不死的已经投靠了张子路,和张子路站在一边。我们已经无从考究了,不过从张子路的讲述上来看,这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了。我现在担心的是药伊河会直接或间接的泄露他丢失的灵陀罗树就在我仁湖的地下。一旦这个消息被传出去,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都会给我们普渡门带来巨大的危机。”

冯东沉声道:“我倒以为此事不必着急。杨哥你对这棵灵陀罗树视若珍宝,药伊河同样对它视若珍宝。你不会说的事情,药伊河自然也不会说。它也害怕说出来,被有实力的人抢先了啊。我想药伊河就算知道灵陀罗树有很大的可能性继续埋藏在仁湖后山地底,但是也不会对外说,而是自己闲来无事私下来查看。”

杨风仔细权衡后微微点头:“嗯,这个说法也不无道理。结合目前的情况来看,药伊河多半就是这么想的了。”

冯东道:“我想也是。药伊河身受重伤,现在不会不明白韬光养晦的重要性。”

杨风道:“你说的话虽然不无道理,但是人心难测。药伊河这个老东西活着始终对我们是一种威胁。我们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机会灭了药伊河,让他彻底驾鹤归西才是!”

冯东道:“杨哥所言极是。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杨风点点头:“嗯,这一次前往遗迹,我想张子路肯定会让药伊河带路。到时候我们找个机会结果掉药伊河就是了。”

冯东道:“好主意。”

杨风道:“另外,这一次我们前往遗迹的消息要封锁,绝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消息。眼下我们普渡门刚刚迁居仁湖,中海四市的格局虽然初定,但是根基未闻。如果让大家知道我们普渡门的门主和精锐都去寻找什么遗迹了,只怕一些心术不正的人会在这个时间段里搞事,会给我们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冯东道:“杨哥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安排好!”

杨风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冯东一边走一边道:“杨哥,这一次前往遗迹,你打算带上哪些人前往?”

杨风道:“这一次的人选关系重大,必须带一部分精锐前去,同时又必须留下想当的精锐镇守普渡门。两方面都不能出问题。人选上,还是让人头疼啊,你回头拟一份名单给我!”

冯东道:“好!”

杨风道:“恩,晚上给我就好。我先回去闭关一日。”

杨风倒是利索,回到住处的地下室后又闭关了大半日,完成了最后几次周天的运转,待得杨风觉得修为巩固得到了一定的地步,这才松了口气,放下双手。

“经过最近的淬炼,我感觉到自己的修为根基更加稳固,真气也更加的精纯浩瀚,总算完成了一次彻底的大洗礼!”杨风深深呼吸,只觉得浑身轻松畅快,体内浊气都消散了无数。

“这灵陀罗树的确鬼神莫测,我还以为这灵陀罗树是哪个大家族赐给药伊河的。没想到是药伊河从中海市外三百公里外的深山遗迹里面搞来的一棵?”杨风靠着墙壁,喃喃自语:“按照张子路的说法,这药伊河只是潜入到深山遗迹的最外围,便摘取了一棵灵陀罗树的种子。如此看来这个深山遗迹还真是了不起啊,才最外围就搞到了灵陀罗树的种子,要是深入其中,那该得有多少宝贝啊?”

杨风都忍不住舔了舔舌头:“不过话说回来,但凡能够称得上遗迹的地方,又岂是庸碌之地?我长这么大,也还是第一次听到。遗迹外就能够得到灵陀罗树的种子,我倒还真想去看看这遗迹有什么来历。”

“不过这深山遗迹肯定分外凶险,不然一百几十年前的药伊河就不会止步于只得到一颗灵陀罗树的种子了。”杨风倒是没有被深山遗迹的消息冲昏头脑。

很快,冯东送来拟订的人员名单。

杨风简单的看了眼上面的名字——邵天虎,玄一真人,杨风。

简单的三个人。

连冯东自己的名字都没有写进去。

杨风看过后点点头:“冯东,你过来!”

冯东凑近后道:“杨哥,莫非这名单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吗?”

杨风道:“没有,这名单安排的很好。你留下来镇守普渡门,我安心。不过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说着杨风从贴身的地方,拿出两颗三品上等的复元丹。递给冯东:“这是我用灵陀罗树的纯正灵气炼制出来的复元丹,虽然名为复元丹,但是平时用来修炼也有极大的裨益。希望你尽快把修为提升到异能二级。”

冯东拿过复元丹,手都有些哆嗦。他自然知道三品上等的复元丹意味着什么。

这可是神医竞赛大会上都没有炼制成功的极高品质的丹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