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但邵天虎惊呆了,周围的人也都惊呆了。

“什么?千湖药家一百七十年前的开山老祖还活着?这怎么可能呢?”

“不可能,没有人能够活一百七十多岁!”

“不可能!就算张三丰也就传言最多活了一百四十九岁。一百七十多岁的老家伙?太吓人了吧。”

“……”

除了黑熊长老外的每一个人都表示深深的怀疑。

活了一百七十岁的老古董,这怎么可能呢?

一个人凝声问道:“黑熊长老,你不会是记错了吧?”

“是啊,肯定你是搞糊涂了吧?怎么可能有人能够活一百七十多岁呢。以前周家的那个老祖宗虽然也命长,但也不过八十多岁而已。最后还被杨风给灭了。”

大家都持怀疑态度。

毕竟,活一百七十多岁的老古董,太过匪夷所思了。

虽然说异能境的武者身体结构和常人不一样,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可以修行,可以获得很多强大的手段和力量。

但对于邵天虎等人来说,活一百七十多岁,仍旧是一个很难让人接受的事情。

至少是超出他们预想认知的存在。

黑熊沉声道:“我说的千真万确,当年我在药家圣地的大门外看到前任家主被抬出来,便偷偷的跟随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把抬尸的几个守卫杀死了,抢走了家主的尸体。家主的手上还用真气写了几个字。”

邵天虎越听越感到惊悚:“什么字?”

黑熊道:“他,还活着!”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再也没有说话了,而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瞪口呆。

邵天虎也是坐在地上,眼神里黯淡无光。

黑熊瞥了邵天虎一眼,劝说道:“家主,我知道你一直都想着成为一个雄才伟略的家主,誓要把我们东海邵家带向更高的地位。灭掉千湖药家是你筹备了很多年的计划。现在看起来这个机会已经出现了。但是这真的不是机会啊,还请家主万万三思。”

邵天虎沉默了很长时间。

周围的人也都沉默了,他们一开始就不赞成邵天虎对药载舟出手,更何况现在听黑熊说药家还有一个更加可怕的存在。

他们对千湖药家的害怕,是在过去岁月中被写进了骨子里。

“是啊,家主三思啊。一个活了将近两百年的老古董,实在是太可怕了。”

“没错,前任家主修为惊天动地,进入气海境界十余年,连药载舟都被前任家主击败了。但是结果呢?却被老祖宗给一针秒杀了。太可怕了!”

“家主,我们不能没有你。你是我们整个东海邵家最强的高手,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整个东海邵家怎么办?”

“……”

众人说话一个比一个难听。

邵天虎的眉头都锁了起来,如果不是现在处在紧急情况,邵天虎肯定早就发飙了。

邵天虎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大人物,经过短暂的失神后,邵天虎缓了口气,站起身深深呼吸,然后紧紧的盯着黑熊:“黑熊长老,你说的都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药家老祖宗药伊河一百七十多岁了就,现在又二十几年过去了,药伊河恐怕已经死了吧?”邵天虎眸子里闪现出精悍的光芒。

黑熊面色沉凝,摇头:“这个我不知道。”

邵天虎道:“如果他还活着的话,如今应该已经接近两百岁了。我还就不信了,他药伊河能够活两百年?!”

黑熊道:“家主,你不必如此冲动,依我看这个药伊河现在极有可能还活着。你想想看,二十多年前,药伊河就能够一针刺死你叔父,可见他的实力还处于极高的壮年期,并没有衰弱的迹象。对于一个如此可怕的老古董来说,再活二十年恐怕也不没有什么太稀奇的。”

邵天虎捏紧拳头,身上真气涌动:“现在是剿灭药家的绝佳时机,我是不会就这么放手的。我相信药伊河已经死了,今天我誓要出手斩杀药载舟,扳倒千湖药家这座高山!”

黑熊失声道:“家主三思啊,万一药伊河还活着,我们整个东海邵家都会灭亡。难道你要拿整个东海邵家的生死存亡去赌吗?”

“家主,三思!”

“家主,请三思!”

其他高层纷纷出声请求。有一些胆子比较小的高层更是直接拽住邵天虎的衣袖,生怕邵天虎会突然出手攻击药载舟似的。

邵天虎也犹豫了。

如果药伊河还活着,知道自己杀死了药载舟,只怕会疯狂报复。到时候整个东海邵家灭亡,那是迟早的事情。

传承了上百年的东海邵家,就可能毁于一旦啊。

邵天虎内心在滴血,一下子也不敢迈开脚步。

就这时候,只见对面的一处山丘中忽然冲出来一拨人马。

这些人马气息强大,足足有四个人。这四个人都御风而行,如饿虎扑食一般的冲向天河山庄。

“有人,快看有人出动了!”

“是西海韩家的人。领头之人是韩霸,还有韩天强以及另外两名异能境高手。”

“韩家怎么如此沉不住气,居然在这个时候选择出手,他们是要对付药家?还是要对付杨风?”

邵家的高层们眼睛很利,一眼就看出那一拨人马的相貌。

黑熊见状后瞳孔微微一缩:“韩霸不会是冲着药载舟去的吧?难道韩霸以为这个时候可以出手杀灭药载舟,然后清场?夺走千湖药家的一切资源?”

邵天虎忽然闪过一抹冷笑:“韩霸正好帮我们投石问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哈哈哈……”

……

话说杨风和药载舟已经战斗到了最关键的时期。

六道真气浪潮从四面八方组成立方体,呼啸而来。不但封死了杨风的一切退路,更是以雷霆之威誓要把杨风拍成肉饼。

药载舟对这一招充满了信心:“杨风,我马上就送你上西天了!”

这时候杨风却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并未理会药载舟说的话。

“呼呼,最关键的时候到了。”

杨风深吸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右手凌空做动作,运转无极神象诀!

澎湃的真气从杨风体内汹涌而出,浩浩荡荡,锐不可当。

同时,杨风举起左手,五指并拢,呈现剑状。

随后,手臂由下而上猛然一拉。

磁磁磁~

无极神象诀的真气顿时化成剑气!

一条长长的剑气!

杨风站在虚空,一边运转剑气一边缓缓的喃喃着:“对付韩当的时候,我用了两招。第一招是剑气风,第二招式剑气化虹。现在我要用第三式了,剑气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