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少显然就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富二代,对江湖上的事情知之甚少。他也不知道什么杨先生,一直以来都以为李子威才是整个中海市说一不二的人物。

毕竟人家老爹是书记嘛。

加上李子威本就才气过人,虽然才二十几岁,但是已经事业有成,在中海市的各个行业都有颇有建树,威望极高,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

英少万万没想到的是,李子威见到杨风后居然直接跪在地上!

这样的场景,完全不在英少的想象范围之内,让英少整个人都懵比了。接着,英少就听到杨风是什么中海四市的霸主,连李子威的生死都全部被杨风捏在手里!

这还了得?

英少脑袋直接短路了,瑟瑟发抖的坐在地上,裆部都开始流出一股金色的液体,带来一股让人熟悉的味道。

随后,英少仿佛想到了什么,连忙爬起来拽住李子威的裤脚:“堂哥,你是我堂哥,你一定要救救我啊。现在只有你能够救我了。”

“嘭!”

李子威一脚把英少踢开:“给我滚,你这个惹事精,我早就让你收敛点,现在的中海市不比以前的中海市,杨先生晋位后,见不得你这种兴风作浪的人。可你为什么就不听劝呢?还特么为了一个女人就招惹到杨先生身上去了。真是没出息,给我们李家丢人现眼!”

“是是是,堂哥比说我什么都可以。但是你不能扔下我不管啊!”英少都哭了。

李子威恨铁不成钢:“你问我有什么用?你是死是活,全在杨先生一念之间。你要求也不应该来求我啊。”

英少恍然,随后像一条狗一样爬到杨风的卡座旁边,跪在杨风身前,哀求道:“杨先生,对不起,刚刚是我莽撞了。我错了,我罪该万死。还请杨先生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杨先生,我求您了。”

杨风仍旧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对于李子威英少的这些举动,杨风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刚刚不是说要我给你一个交代吗?”

英少都要哭了:“刚刚是我狗眼看人低,是我在胡说八道,还请杨先生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啊。”

杨风神色淡然:“刚才你还扬言着要打断我双腿来着,要想我给你一个机会,也不是不可以。你自己截断双腿,滚出去吧!”

英少整个人都掉进了冰窖中,浑身毛骨悚然。

杨风又加了一句话:“记住,是截断,不是打断。”

英少失魂落魄的躺在地上,眼睛里都没有了焦距。往常都是他在欺负别人,什么时候想过自己也会被人这样欺负?

打断双腿,只要找到合适的医生,还是可以重新治愈的。一旦截断双腿,那就真的残废了,一辈子都要在轮椅上度过。

“堂哥,救我啊!”英少扑在地上,死死的拽住李子威的裤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着。

酒吧四周观望的俊男美女们都惊呆了。

再也没有人胆敢小看杨风了。

“这个杨风到底是什么来头啊,为何英少都被吓尿了?要知道,英少在我心中本就是十分牛比的人物啊。”

“何止是英少啊,连英少的堂哥李子威都要给这个叫做杨风的人下跪。李子威可是号称我们中海市的第一公子哥啊。那个叫做杨风的人,到底有多么的可怕啊?”

“太可怕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都不会相信连英少都会遇到如此可怕的人物。这种人物,才是真正的牛人啊。”

“……”

场上每个人都感到一股惊悚的感觉。盖因这接二连三的事情变化,极大的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在无数人畏惧和敬仰的眼神中,杨风宛若无物,揽着将若离的纤细腰肢,安安静静的坐在卡座位置上。

无论英少跪在他身前如何哀求,杨风的眸子里都闪烁着一股冷淡的味道。

李子威也感到杨风要求有点过分,权衡再三,当下开口道:“杨先生,我堂弟行事莽撞,冲撞到杨先生,的确罪该万死。还请杨先生看在我堂弟年少无知的份上,能够给英少一个机会。毕竟,一旦截断双腿的话,那可就是终生残废了,还请杨先生能够手下留情!”

李子威态度非常恭敬。身为中海市的第一公子哥,他自然知道得罪谁都不能够得罪杨风这个道理!

自从杨风剿灭周家开始,杨风就已经变得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了。如今杨风击败了称霸中海四市两百余年的千湖药家,这就意味着杨风已经站在云巅之上,成为了真正的霸主!

和这种霸主一比,自己这个书记儿子的身份,就不算什么了。

站出来为英少求情,李子威的压力很大。

但是也不得已而为之。自己的父亲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期,这期间,家里的亲戚绝对不能惹上任何是非,否则会影响父亲的仕途。

一旦父亲倒塌,他李子威再有才,也一样等于葬送了前程和未来。

其实很早李子威就多次提醒过英少,不要招惹是非。但是英少并未放在心上,再者,英少毕竟是在自己的底盘上,哪怕做了一些略微出格的事情,李子威也认为自己能够保得住。但是今天李子威万万没想到,英少招惹谁不好,居然去招惹杨风!

因此,哪怕冒风险,李子威也要保下英少。

杨风瞥了李子威一眼:“你要想求情,至少得拿出一个说服我的理由来!”

杨风也看出来了,李子威和一般的纨绔富二代不同。他是那种有手段有成就的富二代,说话做事都很老练,一看就不是一般的池中之物。

李子威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道:“省南云家!云飞扬是我的姨父。还请杨先生看在省南云家的面子上,对我堂弟从轻发落。”

省南云家!

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杨风的脸色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虽然对省南云家的具体实力情况杨风不太了解,但是杨风知道江湖上的规矩。但凡能够冠以省字的家族,都是省级的大家族!

远远不是千湖药家,东海邵家这些市字家族可以比拟的!

见杨风还是没开口,李子威继续道:“千湖药家只不过是中海四市的霸主,而在整个省城的势力排名当中,药家还排不进前十。在省城里,化武门排名第一。省南云家排名前四!姨父云飞扬在三十年前成为了异能五级高手。”

杨风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气。

省南云家,果然了不起!

这也深深的刺激到杨风了,看来自己还需要多多努力才行啊。

李子威继续低声道:“我父亲现在到了仕途的关键期,我不想家里人这个时候出什么乱子。还请杨先生包涵,若先生能够从轻发落,李子威必定感激先生大恩,以后但凡有所需要,先生尽管开口就是。”

杨风眼神幽深,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时候江若离挽着杨风的手臂,温柔的道:“杨哥,英少虽然可恶,但毕竟也没有做什么。今天我们是出来玩的,何必为了这些小事而影响了心情呢!不如我请杨哥去外面吃夜宵!”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的确到了吃夜宵的时间。

杨风冲江若离微微一笑:“好,依你!”

说完,杨风猛然站起身,一脚踏在英少的双膝盖位置。

只听“咔嚓咔嚓~”两声。

骨头碎裂,错位化成了碎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