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少压低声音,带着几分抖瑟:“强少,卧槽啊,这个看起来名不见经传的小白脸还真的是普渡门的门主啊,我之前还这么的罪过他,今天我更是强行喝了自己带来的红酒,当着他的面不给他面子。这可如何是好啊?”

强少也是吓得不轻:“你这算什么啊,我刚刚都差点让手下动手废了他了,还好没动手,不然我刚刚那一下就要死了!他是普渡门的门主,反过手来肯定会报复我们,我们怎么办啊?”

绕是强少和凌少这样的天才少年,在见识到杨风的真实身份后,也都纷纷感到惊慌。

盖因普渡门门主这个名头太过响亮了!

哪怕是对于强少这种家世背景来说,普渡门的背景都远远胜之。

凌少颤声道:“应该不要紧,我们毕竟没有真对杨风做什么。再说了,杨风初登大位,这个时候普渡门在中海四市的根基不稳,迫切的需要我们两大家族的支持。我想杨风至少也会看在我们背后的家族的面子上,不会和我们计较的。”

强少听了这番话,心绪才放下来不少:“凌少说的极是,只要事后我们上门认错,表示一下态度,给杨风一个台阶下,我想杨风应该不至于对我们做的太过分。所谓和气生财嘛,这年头都讲究合作共赢了。谁还在意天天打打杀杀啊。”

凌少深以为然:“说的不错。如今都讲究合作共赢了。不必在乎这些虚礼。”

强少心情很不错,举起酒杯道:“好,来,我们干一杯!”

想到背后家族的威望,两个人都心安不少。

……

话说杨风来到高台上,双手负背,目光扫过全场的所有人,最后落在了强少和凌少所在的位置上。

杨风这一看,又是把两个人看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随后,杨风大声道:“今天是我们普渡门迁居千湖湖畔的大好日子。我就是普渡门的门主杨风,前不久,我灭掉了千湖药家,让这个称霸了两百年的家族就这么烟消云散了。从此以后,千湖药家的时代落幕了!”

杨风的声音不大,但是话语里面表现出来的那股锐气却让不知道多少人折服,震撼!

杨风继续道:“千湖药家一生为恶,作恶多端,一直打着医学世家的名号四处敛财,极大的败坏了医家的声誉,实为我医学界的败类,寄生虫。这种家族,我想灭已久。自我普渡门迁居千湖湖畔开始,自然要革新一切。首先,更改千湖之名,从此后这片美丽的湖畔之地就叫做仁湖,时刻提醒所有普渡门的门人不要忘记医者仁心,更是要向所有的天下医者宣誓我杨风秉承医者父母心的承诺!”

此刻的杨风宛若一个谦谦君子,说话之间的带着几分大儒之风,谦逊有礼。

虽然杨风的声音不大,但是每个人都感觉到他字里行间所携带着的力量和不容抗拒的成分,好像这些话从杨风嘴里面说出来,大家都相信他能够做到似的。

杨风继续道:“我再重申一遍我杨风建立普渡门的宏愿。我成立普渡门,只有一个宏愿,那就是成为古往今来的第一位神医,以身尝百草,普度天下人!谁要是胆敢阻我的路,谁要是敢玷污窝普渡门的宏愿,那么就只有以血来尝!”

说到这里,杨风忽然话锋一转:“好了,今天是我普渡门迁居大宴的喜庆日子。我给大家吃一个定心丸,不管在座的大佬们如何牛叉,如果你们在我的地盘上安分守己,守法度日,那么你们绝对能够过上好日子,即便是遇到了什么问题,我普渡门自当为你们调理出面。但是,如果有人胆敢在这片土地上胡作非为,凌强欺弱的话,那么我杨风只想和你们说一句话——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说完,杨风很儒雅的冲场下所有人微微颔首点头,然后转身要离开高台。

场下传来雷鸣般的掌声。

这其中就有一个美女——叶苏寒!

叶苏寒听了杨风刚才说的一番话,心中还是很感动的。

杨风此人,倒是和自己一样有一颗仁德之心,这让叶苏寒在心里对杨风多了几分尊敬!

正时候,御湖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响动如雷的声音——

“张神医到!”

“张神医到!”

声音洪亮,冲荡全场,每个人耳边都感到一阵震耳欲聋。

原本都打算离开高台的杨风,此刻忽然停了下来,忍不住转头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看还真把杨风吓了一跳。只见一个七尺壮男单手拖着一个步辇,凌空踏步而来。

这名大汉虽然是凌空踏步,但是每一步落在虚空中,都发出沉厚的声音,好像踩踏在地面上一般。

而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便老神在在的坐在步辇上,眼神深邃,俯视全场。

很快那名大汉就举着步辇来到了高台上,轻轻的把步辇放在地面上。

张神医大笑三声,走下步辇:“听闻这里有一场盛事,本以为普渡门的人比较懂事,会给我发请帖,没想到普渡门的人是如此的不讲道理,连请帖也不给我发,老朽就只好不请自来了。”

凌四海马上上前来打招呼:“张神医。”

李荣鸿也上前恭敬的打招呼:“张神医!”

张神医点点头:“恩,辛苦二位了。接下来的事情,便是我张神医和普渡门之间的事情了。”

李荣鸿和凌四海也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和他们多半无关了。而且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了。

冯东和邵天虎第一时间往前走了几步,分别站在杨风身后的左右两侧。玄一真人也来到了杨风身后。

张神医转过头来,笑眯眯的看着杨风,几番打量后微微开口道:“年轻人,你可知道迁居千湖湖畔意味着什么?”

杨风微微道:“你说错了,这是仁湖。”

张神医道:“看来你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年轻气盛本也不是什么大错特错的事情,但是如果因此招惹上你惹不起的人物,为你们普渡门带来灭门之祸,那就是你的错了。”

“我说过,这是仁湖!”杨风冷冰冰的开口。

邵天虎身上的气势陡然爆发,宛如化成了一头随时都要发飙的猛虎。冯东和玄一真人身上也是真气滚滚,随时都要进入战斗状态!

邵天虎冷冷道:“门主说了,这是仁湖,不是什么千湖湖畔!”

如果是一般人看到这样的阵仗,只怕早就吓了一跳,但是张神医却是一脸的淡定,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仍旧自顾自的道:“我实话和你们说吧。当年这块湖畔风水宝地乃是中海四市风水最好的地方,很早以前就属于我们省北张氏。后来药伊河成名后,前来哀求我们省北张氏把这块风水宝地让给他。我们做了一番深度的交易,药伊河也同意为我们长期服务,因此我们省北张氏才同意把这块风水宝地让给药伊河。从此千湖药家入驻千湖湖畔,雄霸中海四市两百年,一直昌盛不衰。”

张神医字字珠玑,说的语重心长:“如今千湖药家已经不在了,那么这块风水宝地自然重新归属我省北张氏。没有我省北张氏的允许,你区区一个杨风,有何资格迁居这处风水宝地?”

这番话说出来,冯东邵天虎等人都暗暗吃惊。

他们万万没想到,这千湖湖畔原来是省北张氏的地盘!

冯东马上传音给杨风:“杨哥,事情不妙啊,我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千湖湖畔原来是省北张氏的地盘,眼下省北张氏亲自派人前来索要,我们该当如何?”

杨风传音道:“这个消息的确来的很突然,如果我们提早知道这个消息,也就不迁居这个地方了。但是现在我们普渡门的迁居大宴都已经举行到一半了,如果这个时候退缩,对我们整个普渡门的名望会造成致命的打击,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够发生!”

冯东传音道:“那杨哥的意思是?”

杨风笃定的传音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冯东:“可是这等于直接得罪了省北张氏啊,我可是听说省北张氏可是全省排名前几的强大势力啊,我们现在得罪这样的势力,实在很危险啊。”

杨风:“现在,我们没有退路了,如果我们的宏愿还要继续推进的话,这一步就不能退,说什么都不能退!”

冯东:“我明白了。杨哥所言极是,在通往宏愿的道路上,哪怕付出再大的大家,也义无反顾!”

杨风点点头,又传音给邵天虎:“邵天虎,省北张氏,你了解多少?”

邵天虎传音道:“除了化武门,当数省北张氏最强大。张氏也是医学世家,地位崇高,实力强大。门中有异能六级的强者。异能境的高手有可能超过五十人,甚至更多。就连化武门,都要给省北张氏几分薄面。”

异能六级!

杨风听了都害怕!

药伊河只不过是异能五级的高手,甚至都还不能算是正常的五级实力。毕竟药伊河年老将死,靠着灵陀罗树才得以续命,因此爆发出来的实力远不如真正的五级高手。

如果面对真正的五级高手,杨风都没有任何的把握!

杨风问:“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杨风这么问,其实也是试探邵天虎,毕竟邵天虎加入普渡门才短短几天的时间,他对普渡门的心意究竟如何,杨风没有底。

邵天虎想都没想,直接传音道:“门主你乃是普渡门的掌门人,你的决定就代表着所有普渡门的决定,不管门主做出怎样的决定,我邵天虎都一直陪伴在门主身边,不管面对怎样的困难和生死战斗,我邵天虎绝对不后退半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