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醒了?!

白姐和冯东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马上伸手擦了把眼睛,再看。

发现杨风还是那么平静的靠在床头,双目失神的盯着天花板的位置。而且冯东更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杨风的气息饱满,根本不像是生过病的样子。

更让冯东感到诧异的是,杨风虽然没有把气息外放,但是冯东隐约感觉到,杨风的气息好像比以前更加强悍了,更加的深不可测。

不过这只是一种感觉,冯东也是隐约之间,不敢确定。

冯东和白姐都很激动。

杨风醒来,那就一切万事大吉了。

如果换成是别人,此刻肯定会激动的大喊着杨风的名字,甚至还会冲上去和杨风来一个拥抱。

可是冯东和白姐不一样,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同时选择了沉默。

因为他们读懂了杨风此刻的心境。

两个人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等待着杨风。

而此刻的杨风仍旧一脸怔怔出神的看着天花板,过了很久很久,杨风转过身来,看了眼冯东和白姐,微微道:“白姐,冯东,让你们久等了。”

冯东道:“没事,杨哥能够醒来,就万事大吉了,无论等多久,我都愿意。”

杨风点点头:“你们在大厅里等我一会,我先去洗个澡。”

自从上次在天河山庄和药载舟发生大战后,杨风还没有好好洗个澡。

……

大厅里。

冯东坐在沙发上,一身白色紧身裙的白姐则是很优雅的在泡茶。

片刻后,杨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

一件青绿色的短袖衬衫,一条蓝色的牛仔裤,配合一米八八的身高,健壮挺拔的身材,整个人显得十分有魅力。

坐落后,杨风从烟盒里面抖出一根烟,冯东主动给杨风点火:“杨哥,在你昏迷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

杨风没有开口,而是缓缓抽着烟,等待着冯东的讲述。

冯东简明快捷的讲述了一遍杨风昏迷期间发生的事情,最后道:“大概就是这么一些事情了。”

杨风深深吸了口烟,吐出漫长的烟圈:“这两天,大家都辛苦了。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冯东显得很沉静,并没有因为普渡门刚刚大胜就感到兴奋甚至是骄傲。

冯东道:“自从杨哥你击杀药家核心力量的消息传开后,整个中海四市的江湖都沸腾了。绝大多数的大佬都上门送礼庆贺,对我们普渡门表现出示好甚至是归顺之意。唯独有两个家族没有来。”

杨风问:“哪两个家族?”

冯东道:“东海邵家和西海韩家。”

杨风微微皱眉:“东海邵家不来那是在情理之中,西海韩家不是在天河山庄就归顺我们了吗?这一次居然不送礼庆贺?可有什么别的说法?”

冯东摇头:“没有,一语不发,整个韩家都沉默。”

杨风夹了口烟:“这不对劲啊。以韩霸那贪生怕死的性格,此刻应该是巴不得跪舔我们才是。居然保持的如此冷静,有点诡异。”

冯东道:“有件事情,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我想韩家不表态,或许和这件事情有关。”

杨风道:“说。”

冯东道:“据说药家还有一个老祖宗。开山始祖药伊河还活着。现在药玲珑正带领药家所有的重要成员在药家圣地叩首,用特殊的方法唤醒闭关中的药伊河!”

杨风整个人都吃了一惊:“药伊河?千湖药家的开山始祖?那不是距今有将近两百年了吗?这等老古董,居然还活着?”

冯东迟疑道:“是啊,大家都不相信这件事情,认为这是传言,是药家为了自保跑出来的迷魂记。但是我总感觉怪怪的!”

杨风夹了口烟:“说说看,哪里怪了?”

冯东道:“按道理说,东海邵家和西海韩家都是中海四市的古老家族。杨哥灭了药载舟等人,就等同于已经灭了药家,自然而然的会成为中海四市的新一任霸主。但是邵家和韩家都不来庆贺,可见他们是知道了什么风声。”

顿了顿,冯东道:“杨哥,我认为此事我们必须重视起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杨风把烧到过滤嘴的香烟掐灭,然后站了起来:“你说的没错。如果千湖药家真的有一个老祖宗没死的话,我们就危险了。”

冯东道:“这个消息都传开了,现在下面人心惶惶,原本普渡门一片形势大好,也因为这个消息的传荡,导致整个中海四市的人心浮动,不少人都急于和我们撇清关系,更多的人则做起了墙头草,干脆坐山观虎斗。我们现在很被动!好在杨哥你醒了,一切大事还需要杨哥做主。”

杨风道:“一个活了两百多年的老古董,说起来的确十分可怕。”

冯东道:“要不要我让人去打探一下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杨风道:“此事关系重大,还是我亲自去吧。”

冯东道:“杨哥打算去哪里打探?”

杨风道:“既然是千湖药家的老祖宗,要确认消息真假,当然是要去千湖药家了。”

冯东倒吸了一口冷气:“可万一杨哥你在千湖药家遇上了药伊河,岂不是太危险了?”

杨风不紧不慢的道:“如果药伊河真的还活着,就算我躲在这酒店里,也难逃一死。活了两百年的老古董,想想就让人感到心惊胆寒!”

冯东道:“那我和你一起去!”

杨风摇头:“不行,你得留下来坐镇后方,等我消息即可!”

说完,冯东也不好坚持。看了眼杨风和白姐,冯东便知道他们两个人还有话要说,当下恭敬的离开了房间。

冯东一走,房间里面只剩下白姐和杨风两个人。

气氛显得很安静。

热水壶烧水的声音“噗噜噗噜”的响着,白姐弯着腰,细心的泡着茶。她的一袭大波浪头发垂落下来,散发着阵阵的清香味道。

她弯腰时候露出胸前的肌肤,那么的动人心魄。

杨风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眼神在白姐的身上一寸寸的划过。好像在打量一副完美的艺术品似的。

白姐脸色微红,也不知是否看见了杨风看她的目光,只是安安静静的泡茶。

片刻后,白姐往杨风的茶杯里面倒满了茶水,递给杨风。

杨风轻轻抿了一小口:“白姐泡茶的功夫,的确一流。”

茶很不错,清淡可口,入口带着茶香味儿,久而不散。

可见泡茶的功夫非同一般。

白姐微微含笑:“你喜欢喝就好。这茶养身,补。”

杨风又小抿了口:“白姐,这几天让你担心了。叶苏寒有没有为难你?”

在杨风和药载舟大战之前,杨风就把慕紫嫣和白姐全部交给了叶苏寒。等自己回来的时候,叶苏寒已经暗暗的离开了。

看来这个小丫头片子还是遵守诺言的。

白姐含笑道:“风哥说这话就见外了,我都是你的人,没有什么担心不担心的。只要你能够平安归来就好。”

白姐说话显然言不由衷。

杨风在大战的时候,她不知道多担心杨风的安危。刚才话到嘴边,她改了口,毕竟自己是杨风的下属,不适合表现的太过火。

而且,白姐也觉得自己配不上杨风。

说出来,不见得是好事。

杨风道:“白姐,让你整日担惊受怕,是我不好。等忙完这段时间,我陪你逛街好不好?”

杨风发现白姐身上穿的衣服很好看。

因此想要陪白姐去逛街,多给白姐买几身漂亮的衣服。毕竟,无论多美的美女,都很喜欢穿漂亮的新衣服。

白姐脸色微微一红:“恩,好啊。”

看着白姐脸上流露出来的丝丝笑容,杨风感到由衷的欣慰:“好,就这么说定了。”

“恩!”白姐脸色微微羞涩,重重点头。

……

和白姐告别后,杨风便直接来到了关押药载舟的地方。

此刻的药载舟被五花大绑的绑在地下密室,由玄一真人亲自看守。只见玄一真人手上拿着一个鞭子,然后一边抽打着药载舟。

但凡药载舟表现稍让玄一真人不爽,玄一真人便一个鞭子狠狠的抽过去。

打得药载舟浩然大哭,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

站在门边看到药载舟这帮模样,杨风也是感慨无限,成王败寇,自古真理。

药载舟此前身居千湖药家的炼丹大长老,威名赫赫,不可一世,人人都对他敬若神明,但是谁也想不到,他如今沦落到这个样子了。

如果将来有一天,自己落败了,怕也会面临这样的下场!

在追逐宏愿的路上,绝对不能输!

一次也不行!

杨风捏紧拳头,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点。

玄一真人一边挥舞着鞭子,一边单手作礼,衣冠楚楚的问:“药载舟,我问你,你以前是否祸害过良家妇女?”

“没……哦,有,有祸害过!”药载舟心惊胆战。

“无量天尊!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活在世上都是一种罪孽啊!”玄一真人义愤填膺的鄙视药载舟,随后又问:“我问你,你祸害了多少个良家妇女?”

“三五个吧!”

药载舟话刚刚说完,玄一真人便一鞭子抽在他的身上:“三五个?你当我是小孩子呢?说实话!否则我就活生生的抽死你!”

“三五十个……哦不,百来个吧!!”药载舟欲哭无泪:“真的只有百来个,没有更多了,我发誓!”

“啪啪啪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