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湖药家,集合了所有核心的成员,跪拜在禁地大门前,等待着药玲珑唤醒他们药家的老祖宗。

而在这个时间里,杨风的名头已经传遍了整个中海四市,可谓四市震动,人心改变。

这几天中海大酒店的大门都被踏破了。

全部是前来表态送礼的大佬富商们。

这些大佬们听说了杨风击杀药家药载舟药载天等人的消息,无形中已经承认了杨风是中海四市新一代的霸主。自然第一时间带着重礼前来道贺。

说是说道贺,其实就是来拍马屁的。一些以前和药家走的比较近的人更是心潮煌煌,生怕被杨风对付,因此第一时间基于向杨风表忠心,以撇清和药家的关系。

对于这些人送的礼,冯东全部照单全收。

这引来了大家的质疑。

欧阳晋就有些疑惑:“东哥,这些人都是见利忘义之辈,看到药家即将到台,因此就来巴结我们。你收了他们的礼,就等于承认以后庇佑他们。我对此感到不理解?”

冯东本就是杨风指名道姓的普渡门副门主,在杨风病重昏迷期间,冯东自然是掌控全局了。

所有人对此都没有异议。

就算冯东没有副门主这一层身份,大家对冯东领导众人也是认可的。

冯东看了眼地下室堆积如山的礼物,微微道:“现在我们普渡门刚刚成立,正是用钱之际。有人主动送礼,为何不收?再说了,我只是收了他们的礼而已,又没说要庇佑他们。”

欧阳晋觉得冯东说的很现实,虽然有些反常。但是转念想想,也有一定的道理。欧阳晋转而道:“还是东哥说的有道理,古有云,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我明白了。”

冯东点点头:“恩,知道就好。你把这些礼物清点一下,全部拿出去兑换成金钱。然后把这些送礼的名单和目录抄一份给我。”

欧阳晋恭敬道:“是,我这就去办。”

冯东随后转身离开。

再一次进入杨风所在的总统套房,发现邵青还在为杨风输入真气治疗伤势。因为长时间的真气输入,邵青的脸色都有点苍白。

冯东安静的站在邵青身后,一语不发。静静的等到邵青完成了一个周天的运转,这才送上一条热毛巾:“邵青姑娘,你辛苦了。”

邵青看了毛巾一言,接过后擦拭干净脸上的汗水,随后把毛巾放在床头柜的一个盘子上。

冯东问:“杨哥的伤势怎么样了?”

邵青沉声道:“一开始杨风的伤势很不乐观,但是很奇怪……杨风的伤势居然能够自己慢慢恢复,他的体内有一股特殊的生机之力在自动运转,一天下来,他的伤势出现了明显的好转。加上由我的真气治疗,再有一天应该就能够醒过来了。”

冯东重重的松了口气:“那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杨哥能够醒过来,比什么都重要。冯东在这里多谢邵青姑娘了。邵青姑娘三番五次对我们施以援手,此等恩情,我都不知道如何报答了。”

邵青微微道:“其实你也不要谢我。要说这都是杨风自己福大命大,五脏六腑被震伤成这样,居然还能够自动运转生机之力得到恢复。这本身就是一大奇迹了。要是换成别人受这样的伤势,只怕早就死了!”

冯东心情很不错,微笑道:“那也是邵青姑娘出了大力。”

邵青笑而不语,起身活动了一番筋骨,随后拿起旁边的手机,看到有一条重要的信息,顿时脸色微微一变。

冯东察觉到邵青的异样,开口问:“怎么了?”

邵青摇摇头:“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留下来好好照顾杨风。”

说完,邵青就走向大门口。

冯东看了眼昏迷中的杨风,又看了眼邵青,几番考虑后,冯东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邵青姑娘,请留步。”

邵青停下脚步:“怎么了?”

冯东道:“你说再有一天,杨哥就会醒过来。到时候你能不能在场?我想杨哥肯定想当面表达对你的谢意,如果你能在场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邵青道:“好,我出去一趟就回来。”

……

邵青匆匆离开中海大酒店。

只因短信是黑熊长老发过来的,有要事相商,到黑水亭一叙。

黑水亭,地处在中海市边荒之地的一个小镇的一个风景点。

邵青来到黑水亭的时候,天色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远远的,邵青就看到两个人影站在黑水亭中央。其中邵天虎双手负背站在亭子里,看着周围的一片湖泊,颇有一份宗师的样子。

而黑熊则是端庄的坐在亭子中央的一个石桌上,上面放着一套茶具,黑熊则是慢悠悠的在泡茶。

见到邵青走过来,黑熊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邵青在石桌旁边坐了下来,原本还有几分笑容的脸蛋,顿时就拉了下来,换上了一副冷冰冰的姿态:“黑熊长老,你唤我来这里,说是有要事相商,说吧。”

邵青虽然只有二十几岁,但已经是东海邵家的长老了,而且还是最年轻的长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