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熊说的斩钉截铁,不容置喙。

邵青的脸色本就不太好看了,这时候邵天虎继续开口道:“这一点,黑熊长老说的没错。因为你之前可是和杨风站在一边的,参与了剿灭千湖药家的行动。药家肯定对你恨之入骨,为此,药伊河出关后肯定会出手剿灭我们东海邵家!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我们出手击杀杨风,把杨风的项上人头主动献给药伊河,才可以为我们东海邵家赎罪,为我们东海邵家博取一线生机!”

顿了顿,邵天虎加大了声音,开口道:“因此,我们东海邵家如果想要活下来,就必须杀了杨风。如果杨风不死,我们东海邵家就要死!这个道理,邵青你可明白?”

邵青静静的坐在位置上,双手揣着一个茶杯,不断的揣摩着,一语不发。

邵青全身都在冒冷汗。

黑熊继续冷道:“邵青,有句话我想和你说很久了。虽然你接近杨风是为了拿到太乙医法的手札,但是我最近感觉你和杨风走的太近了。你们这样的关系,会对我们邵家造成不好的影响,甚至会直接断送了我邵家的前程。因此,我劝你还是早日和杨风划清界限吧!免得贻害我们邵家,到时候你身上的罪孽,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邵青的脸色更难看了。

黑熊道:“你到底是我们东海邵家的人,而且还是我们邵家最年轻的长老,身居要职,你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给我们邵家丢人现眼啊。”

邵青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冷冷的盯着黑熊:“黑熊长老,你虽然是我东海邵家的大长老,也是老古董了,我念你年长,因此尊重你,喊你一声大长老。但这不意味着你就可以污蔑我了!”

邵青眼神冰冷,闪烁着令人胆寒的杀气。

黑熊冷冷道:“哼,你和杨风之间的关系是否正常,你自己心中有数。如果不是你从中作梗,杨风早就死了。你屡次坏我们的大事,难道还有理了?”

邵青更不悦了。脸上的杀气更是爆发,大战一触即发!

邵天虎道:“邵青,黑熊长老说的话很有道理,你最近总是给我们邵家带来麻烦,这一次因为你擅自卷入杨风和千湖药家的争斗之中,把我们邵家置身在身死危机的边缘之中。现在为了挽救我们邵家的命运,我有一件任务交给你,如果你能够完成这个任务,你之前犯下的错误,我可以既往不咎。”

邵青冷冷道:“我之前和你们约定过,为邵家拿回太乙医法的手札,我就可以脱离邵家。现在这个约定还没完成,你们又要来一个新的约定吗?”

此前,邵青和邵我行在家族中非常没有地位。

哪怕邵青位居长老之位,也仍旧没有地位。

其实,自从邵青的父亲死后,邵青和邵我行就变得没有地位了,完全沦落成为东海邵家压榨和利用的工具。

此前,邵青通过绝强的努力,成为了东海邵家最年轻的长老。那个时候的邵青,曾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就一定可以改变命运。

晋级长老后,一切都会不一样!

但是结果证明,邵青太天真了。

成为长老后,邵天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邵青许配给化武门的一个青年才俊了。

对于邵家这种传承的大家族来说,每个人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邵青虽然千般反对,但是最后还是没有作用。

从那个时候开始,邵青就对这个家族绝望了。

为了免除这场婚姻,邵青和邵天虎立下约定,只要自己能够拿回太乙医法的手札抄录内容。邵天虎就可以为邵青免除这场婚姻,然后从家族的族谱上为邵青除名。

如此一来,邵青就成为了自由身。

为了完成这个约定,恢复自由身。邵青倾注了几乎所有的精力,不断地靠近杨风,就是为了得到太乙医法手札内容。

现在,眼看这个约定就要完成了。

没想到计划却出现了变化,药伊河出现了!

邵青的心情本就很差,现在还被邵天虎这般数落,邵青的心情就更差了。

邵天虎道:“这不是新的约定,只不过是形势发生了变化。如果你能够完成这个任务,我还是可以帮你免除婚约,同时恢复你的自由身。”

邵青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道:“说吧,什么任务?”

邵天虎冷冷的看着邵青,一字一句的道:“除了从杨风的身上得到太乙医法手札内容外,我要你杀了杨风,砍下他的头颅!”

这话一出,邵青如遭重击,猛地往后退了几步。

黑熊却冷冰冰的道:“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了。否则,就凭你把我们东海邵家拖下水这件事情,你就会成为我们东海邵家的敌人,到时候会有怎样的下场,我想不用我多说吧!”

邵青的脸色变得铁青:“你们这是威胁我?”

邵天虎道:“你把整个家族都拖下水了,这是你必须为家族做的牺牲,还谈不上威胁。再说了,我才是东海邵家的家主,对于我的命令,你难道还敢忤逆吗?”

说完,邵天虎转身就缓缓离开黑水亭。黑熊长老也跟着要离开。

邵青忽然冷冷道:“站住!”

黑熊冷道:“邵青,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邵青道:“你们两个伪君子!当年就是以同样的方法害死了我父亲,我父亲临死前还把我托付给你们,真是看走眼了。没想到,你们居然又在用同样的方法来陷害我!你们害臊不害臊?”

邵天虎冷冷道:“这是命令!邵青你要违抗我的命令吗?”

“命令?!”邵青冷冷道:“当年你们也是这么说我父亲的。就因为你们的什么命令,才导致我父亲丧了命。现在又要用这一套吗?我若是抗命不遵呢?”

邵天虎冷冷道:“你若是抗命不遵,那就休怪我用家族族规来惩罚你了。按照家族族规,你这样的罪行,至少也是火邢烧!”

火邢烧,就是把人架在木架子上,放在火上烤,三天三夜不熄!

那简直是惨绝人寰的刑罚了。

邵青紧紧的捏着拳头,一语不发。

邵天虎继续转身离开:“你最好不要挑衅我的底线,否则别怪我这个做叔叔的翻脸无情了。”

说完,邵天虎和黑熊便转身离开。只留下最后一句话:“今晚十点之前,杨风不死,邵青你和你弟弟邵我行就会变成我们东海邵家的敌人,到时候死的人就是你们姐弟俩了。”

随着声音的消散,邵天虎和黑熊的身影也消失在黑水亭的尽头。

只剩下少卿一个人孤独的身影,还静静的坐在黑水亭的石凳子上。

“嘭!”

邵青一巴掌拍在石桌子上,把整个石桌子都拍碎了。

邵青满脸委屈的叫喊着:“混蛋,你们就是一帮混蛋!一帮彻头彻尾的混蛋!邵天虎,你就是人面兽心的禽兽!”

别人或许不知道邵天虎的往事,但是邵青却再清楚不过了。

在多年前,邵青刚刚成年的时候,就亲眼见识过邵天虎和黑熊虚伪的面孔。

“当时我父亲才是未来的家主继承人,无论是修为还是才华,还是在家族中的影响力,我父亲都远远超过邵天虎的。可就是因为邵天虎和黑熊的沆瀣一气,趁父亲外出斩杀仇敌的时候,让邵天虎担任了临时的代家主之位。待我父亲凯旋归来后,邵天虎居然以家主的身份发布命令,让我父亲去击杀一队仇敌。他这个贱货,坑了我父亲!”

想到这一段往事,邵青的情绪都要失控了,眼睛里面噙着眼泪。

谁也想不到,邵天虎以代家主身份下的命令,要求邵青父亲去击杀的那一对仇敌,根本就是一个圈套。

因为那一队仇敌根本不是别人,领头之人正是化武门的强者!

化武门!

因此没有任何悬念的,邵青的父亲结果被杀了。

死状都很凄惨!

就这样,邵天虎名正言顺的当上了东海邵家的家主,成为了东海邵家实权派的掌权人。

邵青姐弟从此就受到就砸里面的严重排挤和打压,一直不受待见。哪怕邵青凭借自己的惊人天赋成为了东海邵家最年轻的长老,结果还是被邵天虎以家主的身份摆了一道巨坑,被狠狠的坑了一回。

现在,邵天虎又以家主的身份发布命令,要继续狠狠的坑自己。

看来,邵天虎若不坑死自己两姐弟,是不会罢休的。

邵青感到深深的悲怆!

别人出生在东海邵家这样的大家族,那必定是一身的光荣和显赫。而自己出生在这样的家族,那简直就是一坑再坑,不坑死人不罢休。

……

邵青走的时候让冯东留下来照顾杨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