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卫首领很得意,猛地甩了把鞭子。

“嘭!”

鞭子重重的抽击在地面上,发出磨牙刺耳的爆鸣声。大理石铺陈的地面上留下一条肉眼可见的鞭痕,飞溅起一片的灰尘!

每个人的心都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仿佛被这鞭子给抽中了似的。

守卫首领很霸气的扫过全场,冷冷道:“看到刚刚那个少年没有?看看人家身上的骨气,什么是骨气?这就是骨气!我希望你们都能够像刚刚那个少年那样勇敢,主动走进这道大门!”

对于守卫首领的尊尊教诲,大家则不敢苟同。

守卫首领道:“刚刚那个少年就是你们的楷模,你们要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在我这里,你们都是蝼蚁。不管你们同意不同意,我都会把你们扔进大门里。因此,还不如洒脱一点,自愿进入大门。如此,你们还能够在临死之前留下一个美丽的背影!”

周围的少男少女都很鄙视的看着守卫首领,暗想着美丽尼玛的背影啊,有本事换你试试。

当然,大家也就只敢在心里这么想想罢了,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药傲虎很兴奋,对药玲珑道:“玲珑,你听到刚刚的声音没有?”

药玲珑神色有些涣散:“什么声音?”

药傲虎道:“就是第一个进去的少女发出的惨叫声啊。在惨叫声的背后,你可听到一点点的‘咕噜咕噜’声?”

药玲珑回想了一下,点头道:“没错,刚刚我的确听到了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好像是喝水的声音……不,那是药伊河老祖喝人血的声音?”

药傲虎道:“没错!药伊河老祖说过,没出关一次都要断十年的修行。但是只要进补一百名活人少男少女的鲜血,就可以弥补这十年的修行。”

药玲珑诧异道:“如此说来,药伊河老祖已经苏醒了?”

药傲虎兴奋不已:“没错,能够主动吸食人血,那说明药伊河老祖已经有意识了。这一次药伊河老祖出关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我们千湖药家所承受的灾难和痛苦,一定可以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药玲珑脸上浮现出深深的仇怨:“不错。这一次我们千湖药家死伤很惨重。全部都是败杨风所赐!杨风天真的以为击杀了药载舟就可以覆灭我千湖药家,那实在是太天真了。等老祖出关,他就会明白,我千湖药家是何等的可怕!老祖第一个要拍死的人,就是杨风了!”

药傲虎兴奋不已:“说的极是啊,老祖拍死杨风,那么杨风成立的那个什么狗屁普渡门就不堪一击了。到时候我们要把杨风身边的一切都抢过来!”

药玲珑也有点兴奋:“说的没错,很快就要实现了。胆敢得罪我千湖药家,绝对没有好下场!”

药傲虎道:“非但要拍死杨风,老祖出关后,还要做更多的事情!”

药玲珑不解的问:“还要做更多的事情?”

药傲虎道:“当然。如果老祖只是拍死杨风,我们就算可以灭了普度门,但是对我们千湖药家来说,根基仍旧不算稳固。”

药玲珑不解的问:“此话怎讲?”

药傲虎道:“你想啊,如果老祖只是拍死杨风就继续闭关的话,我们能够对付得了西海韩家吗?”

药玲珑摇头:“不能。虽然你也是异能三级的高手,但是远远不是韩家韩霸的对手。韩霸已经隐隐触摸到气海境界的边缘了,随时都可能突破异能四级,进入气海境界!”

药傲虎道:“这就对了。然后,如果老祖只拍死杨风就继续闭关,我们能够对付东海邵家吗?”

药玲珑道:“这更不可能。东海邵家的邵天虎早早的就是气海境界的高手,就算是十个你,也万万不可能是邵天虎的对手。”

药傲虎道:“没错,因此药伊河老祖出关后,必须拍死杨风,韩霸和邵天虎!灭掉普渡门的同时,必须同时灭掉东海邵家和西海韩家,如此我千湖药家才能够继续成为中海四市的霸主,否则他们三个势力当中有任何一个势力没有覆灭,我们千户药家都不能够称霸中海四市!”

药玲珑深深点头:“恩,你说的有道理。药伊河老祖出关后如果只灭掉普渡门和杨风,我们千户药家仍旧无法独霸中海四市。的确,要同时灭掉西海韩家和东海邵家才行!”

药傲虎自信满满的道:“没错,不过这对我们药伊河老祖来说,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情。我们就静静的等待着老祖出关,横扫中海四市吧!经过这一次的变故,我千湖药家非但没有衰弱,反而会更加厉害,整个中海四市再也没有人能够威胁到我们的地位了!”

药傲虎开始畅想着美好的未来,药玲珑听着听着都有些憧憬了。不过药玲珑脸上始终浮现出两朵疑云,有点心不在焉。

药傲虎凝问道:“玲珑,你好像有点不开心?莫不是你还有所担心?”

药玲珑微微道:“我也说不上来,总之我感觉事情不会那么顺利。或许是我想多了吧!”

药傲虎道:“我想你也是想得太多了,药伊河老祖都要出关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放心吧,我们千湖药家最好的时代已经要到来了!”

药玲珑微微点头:“恩,相信事情如你如我所愿!”

……

话说杨风看到第一个美少女在里面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后,就再也忍不住了。便偷偷潜入人群中,在地上抓了把污垢黄泥抹在脸上,同时用真气把身上的衣服割得破破烂烂!

混入人群后,杨风便主动请缨要求进入冰门之中。

这行为看起来有点莽撞,但其实杨风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

杨风认为,现在的药伊河正在苏醒的关键过程,应该是药伊河最虚弱的时候。这个时候对付药伊河,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如果等到药伊河吸光了这一百个少男少女的精血精髓,只怕药伊河就可以满血复活了。到时候要再想对付药伊河,只怕再无胜算了。

药伊河实在是太过可怕,杨风隐约的意识到,这或许是自己唯一的机会!

就算有再大的风险,杨风也要冒险一试!

“呼呼~”

刚刚进入冰门,杨风就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死亡之气朝自己扑面而来!

本能的,杨风就要撒腿就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