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韩家决定倾巢而出,直奔中海市普渡门地盘的时候。

另外一队人马已经抢在韩家之前。

正是邵天虎带队的东海邵家。

情况和西海韩家一样,东海邵家也是倾巢而出……

只见邵天虎一马当先奔跑在最前面,带着身后六名异能境高手,直奔中海市的方向:“黑熊,都打听清楚了吗?”

黑熊道:“家主,都调查清楚了,普渡门以及杨风手下所有的人,此刻都齐聚在中海市最豪华的中海大酒店。因为杨风重伤未醒,因此所有的人都齐聚在中海大酒店,等待杨风醒来。”

邵天虎冷冷道:“好,如此我们只要直奔中海大酒店就行了。”

黑熊问:“家主,难道邵青那边我们就不等了吗?”

邵天虎冷冷道:“现在已经到了十点,但是我还没有接到邵青传来消息,看来邵青多半是下不去手了。如此也罢,等她回到家族,就让她准备接受家族规矩的惩罚吧。现在,我们自己动手了。”

黑熊点点头,问道:“家主,一会到了中海大酒店,我们只羁押人?还是杀无赦?”

邵天虎冷冷道:“重要人物以羁押为主,如果有人胆敢玩命抵抗,那就直接杀了。至于其他的虾兵蟹将,不抵抗者可活,但凡抵抗的,直接灭了就是。只有这般展现出我们投靠药家的决心,方才有可能得到药家的宽恕。”

黑熊道:“了然,我心中已经有数了。”

很快,邵天虎等人就来到了中海大酒店的大门口。

腾老大带着几十名精悍的好手守在大门外,看到邵天虎等人后,腾老大面色很凶恶:“你们谁啊?站在门口看什么看?这里是我杨哥的地盘,是你们能看的吗?还不快滚!”

腾老大平时就嚣张惯了,此刻看到邵天虎只有区区八个人,自然就不放在心上,十分蔑视。

说完,腾老大还很牛逼的吊起一根雪茄,很装比的抽了起来:“你们听不懂大爷我说的话吗?还是不知道大爷的名号?”

见邵天虎等人没有反应,腾老大冲旁边一个小弟嚣张的道:“小弟,快告诉他们我的威名。”

那小弟顿时感到十分激动,终于有机会为腾老大效力了。

小弟手里拿着一根钢铁做的棒球棍,往前走了几步,把棒球棍往前一挥,直指邵天虎的脑门方向,霸气道:“你,那个领头的给我听好了。刚刚说话的乃是我老大,人称腾老大,在中海市一代那是响当当的大佬,谁见到腾老大都要给几分面子。今天腾老大心情好,所以才没急着对你们动手,要是换了平时,早就砍断你们手脚,把你们扔出去喂狗了……啊!”

那小弟话还没说完,忽然整个人就被邵天虎凌空打了一巴掌,然后整个人就飞了出去,砸在不远处的一辆越野车上。硬生生把越野车给砸成了一坨铁块。

然后,这个小弟的肉体也变了形状,基本上变成了一堆肉泥!

死了!

直接被一巴掌拍成了肉泥!

刚想继续装比的腾老大顿时惊呆了,本已准备说的一番装比的话此刻也说不出来了。嘴里叼着的雪茄不知道何时已经掉在地上。

腾老大目瞪口呆:“这,这,这是……你们是谁?”

腾老大再也不敢那么嚣张了,眼神里充满了说不出的惊恐。他跟在杨风身边的时间也不短了,自然已经看出来邵天虎等人不是普通人,应该是和杨风属于同一种人。

这种人叫做修者,又叫做异能者。是腾老大绝对不能够得罪的!

邵天虎冷漠的盯着腾老大,那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东海邵家,邵天虎!”

“啪嗒!”

腾老大直接吓得两腿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跟随在杨风身边,还经过一次神医竞赛的生死历程。腾老大怎么会不知道东海邵家的威名?听说邵天虎可是和药载舟那种可怕至极的高手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联想到之前药载舟那般可怕的通天手段,腾老大差点就直接尿裤子了。

邵天虎冷冷道:“你一个蝼蚁,居然敢在本家主面前如此装比,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快去告诉杨风,让杨风洗干净脖子,出来领死!”

腾老大哪里还敢说个不字?当下吓得魂飞魄散,说了句“你们请稍等。”,然后便疯狂的跑进中海大酒店的大门,去通报冯东等人了。

门外,邵天虎仍旧双手负背,傲然挺立。

黑熊在旁边轻声道:“家主,万一杨风他醒过来了,那岂不是太过可怕了?凭借我们东海邵家,能是杨风的对手吗?”

黑熊做事情向来谨小慎微,处处思虑周全,偏向保守。

邵天虎的行事风格就偏向激进了:“不会,杨风此前都昏迷了,而且昏迷了三天三夜。肯定是和药载舟对决的过程中受了重伤。这一次就算他醒过来了,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也非常有限。万万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黑熊微微点头,随后又皱起眉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始终感到有几分担心啊。”

邵天虎霸气十足的道:“黑熊你多虑了。我们要担心的是千湖药家的药伊河。这个老不死的一旦苏醒过来,只怕在灭了普渡门之后,也会对我们下手。毕竟千湖药家此刻只有药玲珑和药傲虎两个异能境界高手了,如果不灭掉我们东海邵家,只怕药家的危险就不会破除。因此我担心就算我们帮助羁押普渡门的人,誓死效忠,怕也无济于事!”

黑熊道:“难道非要我们邵家把所有能够威胁药家的人都自行废除才行吗?”

邵天虎冷然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黑熊满脸忧虑:“如果真的要走到那一步……我们东海邵家里能够威胁到药傲虎的人可就不少了,首当其中的就是你和我。难道我们自杀或者自残,以此来获得千湖药家的安心?”

这话宛如一根细长的针,狠狠的刺进了邵天虎的心尖,让邵天虎说呼吸都感到十分困难。

此前邵天虎没有细想,也就没有联想到自己需要自杀或者自残的问题。现在顺着黑熊的说法仔细一想,邵天虎感到一阵深深的后怕!

谁愿意死亡呢?又有谁愿意成为重伤伤残之人呢?

邵天虎是个雄才伟略之人,自然也不愿意自己落得这样的下场。

邵天虎双手捏紧拳头,深深呼吸:“黑熊长老,你可有什么具体的办法?”

黑熊沉声道:“我意思是,就算我们真的将劫持了普渡门所有的人,也未必能够从药伊河身上活下来。最终的结果或许就是邵家牺牲你我以及其他能够威胁到药傲虎的人,以此来保全家族能够继续苟延残喘下去。可凡事都有两面性,一旦我邵家变成了一个连药傲虎都无法威胁的家族,岂不是永远的变成了待宰羔羊,任凭药家随意折腾?这样的家族虽然能苟活在世界上,但是和灭亡又有什么分别呢?”

邵天虎问:“你想说什么?”

黑熊道:“我的意思是,我们邵家的处境是左右为难。虽然劫持普渡门所有的人交给药家是一个路子,但是我认为这条路也是半残之路。因此我建议对付普渡门的时候,下手不要那么重,为自己留一线生机!”

邵天虎微微皱眉:“下手不要那么重,和自己留一线生机有何关系?”

黑熊压低声音道:“家主,你难道就没想过,杨风这个人年仅二十岁,就拥有了击败药载舟的逆天实力。这样的妖孽天才,别说是中海四市了,就算是放在中海省内,都是一流的天才少年了。如此天才少年,家主难道就不觉得可怕嘛?”

邵天虎沉声道:“当然可怕了。我东海邵家要是能出这样一个天才,我邵天虎就能笑死了。别的不说,如果再给杨风几年时间,只怕杨风会成长为气海境,未来还可能变成更可怕的高手。只不过,因为药伊河的出关,杨风没有那么多时间了。难道你认为杨风有可能战胜药伊河?这不可能!”

黑熊道:“我倒不是说这个,我意思是……家主难道就没考虑过杨风背后的人?”

邵天虎微微一惊:“杨风背后的人?”

黑熊道:“不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杨风是外来者吧。而且来到中海市的时间不过数月。结果在这数月时间里,杨风就已经把中海市搅得天翻地覆,从一个毛头小子成为了能够和千湖药家掰手腕的大佬。如此可怕的天才少年,家主不觉得他背后的势力很值得深思吗?”

邵天虎猛然大吃一惊,幡然醒悟:“你是说杨风背后有高人?”

黑熊道:“必然如此!而且我可以肯定杨风背后的高人非同凡响,怕是千湖药家也很难比拟之。别忘记了,杨风之前可是连勾魂殿的铜牌杀手都胆敢当众击杀的人。背后若无强大的靠山,他器能有这么大的胆子?”

邵天虎道:“你这么一分析,倒是颇有道理。只是杨风既然幕后有人,为何现在杨风面临生死危机,幕后之人还不出手?”

黑熊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感觉我们队普渡门留一手,或许也是在为我们自己留一线生机。”

邵天虎点点头:“恩,黑熊长老说的不无道理。我看我们可以对普渡门留一手。所有人听着,接下来羁押普渡门和杨风手下的人时,手段尽量宽和一些,尽量不要伤人,绝对不能够杀人!明白吗?”

身后的所有长老都异口同声的道:“明白!”

……

中海大酒店内,冯东居住的行政套房里。

其实像中海大酒店这种超五星级的顶级豪华酒店,最豪华的住房当然是总统套房,而且有多套。只因杨风入住了总统套房,因此冯东便入住了低一等的行政套房。

任凭手下的人如何劝阻,冯东都不肯住入总统套房。理由是杨风乃是普渡门的门主,自己不能够等同代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