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大酒店。

此刻已经是凌晨时间了,但是酒店大门外却聚集了上百人。

其中地位不亚于腾老大欧阳晋这样级别的大佬就不下十五位,加上大佬们的跟班保镖高手等等,就足足有接近百人了。

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大佬们越发的焦躁了。

“中海市要变天了,我们这些做大佬的格局也要发生变化了。我们以前都是直接或者间接跟随千湖药家的。虽然千湖药家行为苛刻,逼迫我们做了很多不愿意做的事情。但是我们到底是受到了千湖药家的荫蔽,让我们在中海四市内成为有头有脸的人。现在杨风和药伊河大战,胜负未分,我还真是担心啊!”一位大佬忍不住道。

“是啊,听说杨风为人正直,从不允许手下行事为恶,一旦杨风上位,只怕我们就不会过的像现在这么滋润了!”另一位大佬满脸担忧的道。

“毕竟我们就是靠作恶多端来获取利益的。如果杨风击败了杨风,不允许我们作恶,我们还如何保持现在的地位和富贵啊。我真不想杨风获胜。”

“我可是听说原先中海市的大佬,闫老大就因为跟随杨风后继续作恶,结果被杨风杀死了。后来还有一个叫做腾老大的,跟随杨风后行为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现在过的连狗都不如。这样的日子,我可不想过……”

“你们就别瞎嚷嚷了,我们到底弱小如蝼蚁,无论我们如何议论,都改变不了事实。与其在这里抱怨,不如摆正心态,等待新格局的诞生。”

“……”

中海大酒店内,大厅茶室。

冯东,韩霸和邵天虎三方人一直在喝茶。

不过大家各有所图,各有所思,完全没有心思喝茶。整个茶室,只听见茶艺师走路和泡茶的声音。

寂静的可怕。

韩霸有点忍不住性子,微微开口:“冯东,时间都过去两个小时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你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冯东看了韩霸一眼,心中十分不爽。

毕竟韩霸可是在天河山庄当众宣誓过要效忠杨风,一生都为杨风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现在倒好,杨风在千湖药家和药伊河死战。韩霸这个宣誓过效忠的人,非但不去帮忙,反而在这里坐山观虎斗。

冯东心中十分鄙视,但是此刻情况危急,冯东也不好爆发,只得强忍着,勉做笑容:“韩家主请稍安勿躁,今晚,天亮之前,必定会出结果。到时候分出胜负,韩家主便知道了。”

韩霸重重的喝了口茶,很不耐烦的呼了口气。

邵天虎也是耐不住性子,但是有黑熊长老在旁边安抚,倒也不显得急躁。

这时候,邵天虎的手机传来震动。

邵天虎迫不及待的打开手机一看,果然是邵家探子传来的消息——药伊河和杨风在禁地内大战,生死胜负不明。看局面来看,杨风输掉的概率更大。

几乎在同一时间,韩霸也收到了韩家精锐手下传来的消息——药伊河和杨风在禁地内大战,生死胜负不明,杨风胜算很小。

“嘭!”

“嘭!”

韩霸邵天虎两个人同时拍案而起。

韩霸身后的长老们纷纷亮出武器,纷纷站成一排,杀气腾腾。

邵天虎就更嚣张了,直接一脚踢碎了巨大的茶桌,顺势往前踏出一步。

“咔咔咔~”

黑熊和其他异能境的高手纷纷拉开架势,真气暴涨,杀气席卷整个大厅。

韩霸是一个半气海境界的高手,邵天虎的修为就更加不必多说了。加上他们带着家族中所有的异能境高手前来,林林总总十几个异能境高手同时爆发出强大的杀气。

如此局面,只怕换成任何一个人见了,都会吓得屁滚尿流。

但是冯东却表现得很淡定,仍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一动不动,说话的声音都很平静:“邵家主,韩家主,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韩霸霸气道:“冯东,你少蒙骗我了。我刚刚得到消息,杨风在千湖药家已经战败了!药伊河乃是传说中的存在,杨风根本不可能有胜算!我一开始就认为杨风必死无疑,只不过听信了你的蛊惑之言,才在这里浪费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接下来,我一分钟也不会浪费了!”

说完,韩霸冲身后的韩家高手大手一挥:“所有韩家人都听着,现在开始,我们对普渡门和杨风手下所有人开战。直接杀无赦,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人!”

“是!”

韩霸身后六名异能境高手异口同声,随后韩霸一掌拍出,带着茫茫之威,猛烈的拍向冯东!

“糟糕!难道他们得到杨风战败的消息了吗?不能啊,我都还没有得到杨哥的消息,他们如何得知的?”冯东心中万分吃惊,知道兜不住了。

不过冯东也未退缩,从座位上猛然坐起,双手悍然出击!

“要战斗,我从未怕过!”冯东爆发出强盛的真气,远远超过一般的异能一级高手。

饶是如此,冯东的真气抵抗在韩霸的攻击面前还是弱小不堪。

只是一个照面,冯东的抵抗就直接溃散了,然后整个人被韩霸的掌力击中!

“嘭!”

胸口塌陷,肋骨断裂!

冯东半跪在地上,大半晌都喘不过气来。超负荷的重伤让冯东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冯东,冯东你没事吧?”玄一真人快速上前搀扶着冯东,快速输入真气为冯东治疗。

真气入体,玄一真人便查看到他体内的伤势非常重,自己的真气根本无法治愈冯东体内的重伤。

玄一真人的真气进入冯东体内没一会儿就被弹了出来,大吃一惊:“韩霸在冯东体内注入了强大的真气,持续伤害着冯东的身体,真是太狠了。”

冯东强忍着剧痛,咬牙道:“暂时还死不了了,不过他们已经出手了,只怕我们是没办法阻拦的。韩霸和邵天虎同时出手,我们又要遭到大难啊。”

玄一真人道:“是啊,东海邵家和西海韩家就像两条至毒的毒蛇,时刻都等着咬死我们。你是我们普渡门的副门主,你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

冯东一边吐血,一边捂着心口断裂的肋骨,艰难道:“还能怎么办,只能战斗啊,战斗到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