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哗啦~”

旗袍茶女很认真的给韩霸邵天虎等人倒茶,每一滴茶水都带着浓浓的热气,弥漫在茶桌之上。

整个大厅,只剩下茶水滴落在茶杯中的声音!

死静的可怕!

韩霸端着茶杯,一口一口的喝。他只觉自己的心脏和这茶水一样滚烫。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毕竟,在这里的每一秒钟,都关系着韩家的生死存亡!

今天他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可能导致韩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另外一方面,邵天虎也是心情烦躁郁闷,情况和韩霸无异。

邵天虎传音给黑熊:“黑熊,你发短信给邵家,派遣几个好手前往药家,看看那边的动态。一旦有杨风和药伊河的胜负情况,立刻来报!”

黑熊道:“是。”

韩霸也命韩天强派遣韩家精锐前往药家查看杨风和药伊河之间的决斗情况。

完成这一切后,两个人的心情才稍微平静了一些。

冯东一脸平静,慢悠悠的品着茶:“韩家主,邵家主。如果两位怀疑我刚才说的话,大可直接派遣人前往药家查看核实,不必忌讳。”

被冯东这么一说,两人都有点脸色发红。

邵天虎道:“既然冯东副门主如此有自信,那我们就安心的留在这里饮茶,等待着杨风顺利归来!”

……

在冯东喝茶的同时。

中海大酒店外,齐聚着越来越多的人。

这些人都是中海四市内的各方大佬们,他们不敢前往千湖药家打探消息,自然就齐聚在中海大酒店外,如此也可以打探到第一手的消息。

他们虽然不如韩家邵家这般势力大,但最弱的也好歹是腾老大欧阳晋这样的级别,也算是颇有名望。

“妈呀,今天真是个惊天动地的大日子啊。如果杨风赢了药伊河,那么杨风就会成为中海四市无可争议的第一人了。”

“是啊,之前我以为杨风击败了药载舟,就已经是中海市的第一人了。没想到药家还有一个活了两百年的老怪物。听说这个老怪物二十年前就能够一巴掌拍死气海境界的高手。如今的实力深不可测。杨风这一战,只怕九死一生啊。”

“杨风也真是够逆天的,还胆敢主动前往千湖药家对付药伊河!这样的胆魄真是惊天动地啊,要是杨风能够胜利,那杨风可就称霸中海四市了。”

“今晚太重要了,我们中海四市的霸主到底花落水手,马上就要揭晓了。这也关系到我们的生存之道啊。”

“……”

……

千湖药家,禁地底层。

药伊河尝试了各种办法恢复伤势,最终还是没办法痊愈,永远保持在恢复八成!

这让药伊河气急败坏。

伤势若不痊愈,会极大的影响到药伊河接下来的清修和延年益寿。试想一下,本就靠灵陀罗树续命的药伊河,要是还留下一个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从长远来看,药伊河能否续命都会受到巨大影响。

“你个小不死的,到底用的是什么秘籍,居然给我造成了无法治愈的伤势。”药伊河狠毒的盯着杨风塌陷的方向:“我要将的尸体挖出来,然后将你碎尸万段!”

“嘭!”

在药伊河的控制下,两条巨大的灵陀罗树树枝触手快速的扑向杨风塌陷的地方,想要把杨风的“尸体”挖起来碎尸。

但是挖了许久,也没有挖出杨风的尸首。

“恩?尸首呢?”

药伊河微微吃惊,又调动了更多的出手去挖掘杨风尸首。

结果仍旧没有挖出来。

药伊河更加愤怒,动用了灵陀罗树所有的树枝根茎触手。只见上百只触手一同挖掘杨风的尸体。

“我就还不信了,挖不出你的尸首!”

药伊河越发的气急败坏!

全部的心思都投入在挖掘杨风尸首之上。

就这个时候,忽然一道身影出现在药伊河身后,悄无声息。

此人就是杨风了。

其实刚刚杨风根本就没有死,甚至都没有受重伤。只不过隐藏起来了,为的就是等待机会继续偷袭药伊河。

这时候药伊河全部的心思和触手都用在了挖掘杨风尸首之上。

正是出手偷袭的绝佳机会!

如此良机,杨风当然不愿意错过。

只见杨风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药伊河身后,然后右手猛然拍出!

震裂术!

给我出!

这一次杨风出击的部位正是药伊河的后脑勺位置。

“嘭!”

十成十的震裂之力,瞬间作用在药伊河的后脑勺位置!

大量蜘蛛网一般的裂缝瞬间布满药伊河的后脑勺位置,然后快速的朝脑袋各处蔓延。脑袋上都出现一个肉眼可见的血洞。

无数蜘蛛网一般的裂缝布满脑皮,仿佛要在顷刻间就撕裂药伊河的脑袋。

“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