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简直超出了药伊河的预料。

药伊河是何许人物?见过的高手比一般人吃过的饭还要多。但是像杨风这种异能三级就能够达到这等实力的逆天奇才,药伊河也是第一次见到。

药伊河十分吃惊。最初他还以为杨风是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才击杀药载舟的。

此刻见到杨风的实力后,药伊河才意识到,这个天才少年很不一般。

杨风虽然此刻有点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但是药伊河觉得杨风身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风采。

这种风采让药伊河都感到一阵嫉妒。

“药伊河,难道你就只有这样的本事吗?”杨风抹了把嘴角的淤血:“这点力量简直给我挠痒痒都不够。”

药伊河冷喝一声:“好狂妄的家伙,就你这样的小辈,居然也胆敢和我药伊河对决,真是不自量力了。一巴掌拍不死你,那就两巴掌拍死你!”

话落瞬间,药伊河继续甩出一巴掌。

轰隆~

一股真气气流爆鸣而出,呼啸而出,化成巨大的巴掌形状,猛烈的拍向杨风的脸蛋!

这一次的真气气流爆鸣强劲,比刚刚还要强大数倍。

狂盛无比!

誓要在顷刻之间就把杨风给拍死似的。

无极神象诀!

杨风把无极神象诀运转到极致,全力爆发!

给我出!

强盛的真气环绕在杨风的周身,和拍击过来的气流巴掌猛烈的对撞在一起!

“轰轰轰~”

气劲爆射,整个密室都坍塌了一半。而杨风毫无悬念的被拍飞出去,砸碎了一整面墙壁。

药伊河霸气的看着杨风落地的方向,喃喃自语:“这一次,你总该是要死了吧!我还就不信了,你一个异能三级的垃圾能够抵挡我两个巴掌!这种事情,万万不可能发生!”

坍塌的墙壁留下一片的碎石冰块,过了好半晌也没有反应。

“嘎嘎嘎,你这个家伙也就是这个水平罢了,还敢妄想灭亡我千湖药家,真是不自量力啊。”药伊河自信的笑着。

整个身体开始缓缓重新回到灵陀罗树上,安静的享受着灵陀罗树上运转过来的强大生机之力。

饶是如此,药伊河胸口的震裂之伤却始终无法好全。

一直停留在恢复八成的水平。

“恩?真是奇怪啊,这到底是什么武技?居然能够威胁到我药伊河?我可是异能五级后期,正在突破异能六级的超级高手啊。区区一个异能三级的小厮,居然能够凭借这门武技威胁到我的生命?”药伊河万分好奇,全力运转心法,想要修复胸口的伤势,结果都失败了。

“看来只能动用太乙医法的手段了。”药伊河开始运转心法口诀,准备修复胸口的震裂之伤。

在药伊河看来,只要动用太乙医法的手段,肯定可以修复胸口的震裂伤势。

但是——

纵使药伊河动用了太乙医法的手段,结果还是没办法让胸口的震裂伤势恢复。那伤口上蜘蛛网般的裂纹就如同滔天野兽一般,死活不肯痊愈。还随时有可能扩散,撕裂全身!

“好强的武技,我动用太乙医法也无法痊愈!这怎么可能?!!!”药伊河感到几分惊悚可怕。

太乙医法是药伊河当初偶然得到,整个千湖药家两百年来,也只有药伊河对太乙医法的领悟最为精深。现在连太乙医法都无法治愈胸口的伤势。

这就让药伊河感到惊慌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如此猛烈?这股撕裂之力一直盘旋在我伤口周围,只要我稍微放松半刻治疗,这股撕裂之力就会朝周围蔓延开来,进而撕裂我全身!”药伊河有点惊慌。

“不行,这太恐怖了,我必须彻底治愈我的伤口才行!”药伊河盘坐在树干上,运转心法,调动整颗灵陀罗树上的生机之力,全部运往胸口位置。想要凭借极强的生机之力,直接碾压震裂之力,让伤势彻底复原。

“磁磁磁~”

灵陀罗树上百个枝干根茎都疯狂的舞动起来,把其中的生机之力运往药伊河胸口位置。

肉眼可见的生机之力,滔滔不绝,浩浩荡荡进入药伊河胸口。

“咔嚓咔嚓~”

狂胜的生机之力和震裂之力发生剧烈的对抗,最后伤势恢复到八成五的时候,就停了下来,再难继续恢复了。

任凭灵陀罗树注入多么强大的生机之力,也始终无法让伤势恢复更多。

药伊河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冷汗。

额头上,冷汗涔涔,汗如雨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