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处深山中,宁静的寒潭对面隐藏着一个山洞。

月色下,山峰以及树木倒影在寒潭中,显得斑驳且模糊。两道人影站在寒潭边缘,敬畏的眼神看着对面,这两人分别是黑白双煞。

哗啦啦!

寒潭对面的洞穴中传来强盛的劲气,卷席而出的气息,就如同劲风般吹拂得四周树木纷纷摇曳。

感受到那神秘的气息后,黑白双煞对视一眼,肃然起敬,也一脸向往之色。

“老大终于快要晋升了。”黑无伤敬佩道。

白无敌说道:“老大原本就是低级宗师,一旦再次晋升,肯定会成为中级宗师。”

中级宗师,这可是顶尖级的存在,莫说是中级宗师,即便是低级宗师,也是高高在上的绝世强者。

黑无伤严肃道:“只要老大晋升中级宗师,杨风那小子是死定了。”

强盛劲气越来越强大,越来越狂暴,就如同狂风般的吹拂,黑白双煞后退几步,不敢靠近。

然后——

“哈哈!”

一道雄厚有力的声音传来,这声音传遍了深山,震得山中树木摇摆,一群在林中栖息的鸟儿被吓得惊飞而起,只是这一群鸟刚惊飞而起来,便密密麻麻的落下,被那声音给震死了。

随后,一道人影走出山洞中。

只见此人三十岁上下,只见这男子一双黎明似的眼眸,像夜空一样深邃,双目明亮,但却给人一种经历沧桑的感觉,仿佛他这一生中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经历诸多苦难与折磨。

此人全身上下,仿佛包裹着一团神秘的雾气。

老大!

老大!

黑白双煞见此人出现后,立即纷纷下拜,原来此人就是冯东,他们的老大。

“老大,恭喜你晋升中级宗师。”黑白双煞激动崇拜道。

冯东深邃的眼眸,隔着寒潭扫视黑白双煞一眼,然后问道:“我让你们办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老大,我们失败了。”黑白双煞无奈的摇头道。

冯东蹙眉,随后问道:“怎么可能?以你们两人实力,想要称霸静海区不成问题,静海区的杠把子欧阳晋,也不过是个饭桶而已。”

“老大,本来眼看就要成功了,可半路杀出个杨先生,此人神功盖世,太强大了,我们两人联手,都不是他一招之敌。”黑白双煞说道。

神功盖世!

冯东喃喃自语,深邃的眼眸看着前方,随后一步踏出:“什么狗屁杨先生,我会让他付出代价!”

下一刻,只见他行走在寒潭的水面上,如履平地,宁静的水面上,荡漾起一圈圈波澜。

“老大,你晋升中级宗师了,恭喜老大成为强者。”

黑白双煞心悦诚服的下跪,恭喜冯东晋升成功。

......

玫瑰镇,一栋居住的楼房下,一部黑色的豪车缓缓停下。随后,车上走下一个青年,此人就是杨风。

“杨先生,需要我们送你上楼吗?”欧阳晋派来的司机恭恭敬敬道。

杨风摇头道:“不必,辛苦你了,回去吧。”

“是,杨先生。”司机开车离去。

站在楼下,杨风发现他居住的那个房间,居然灯火通明,看来有人在房间中。

难道是麦秋雁来了,难道她反悔了,不想把这房子租给自己?当初救叶老时,杨风与麦秋雁达成协议的,他要借用这楼房半年的时间。

如果麦秋雁真的反悔,杨风也无所谓,大不了将房屋让给她,而且杨风也不需要了。

只是如果麦秋雁今天晚上在房间中,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也确实不太方便。快速的走上楼,杨风想要告诉麦秋雁,他虽然是个男人,但也没那么随便,不会轻易与哪个女人发生关系,望自重。

不过当打开房门时,杨风惊呆了,只见房间中坐着一个老头,这老头看上去有些邋遢,甚至有点猥锁的感觉,居然坐着在房间中饮酒,不但自斟自饮,而且还独自吟诗作对。

“老不死的,给我滚出去。”杨风直接跳入房间中,伸手就要夺过老头的酒瓶。

但这老头动作敏捷,而且速度很快,实力远在杨风之上。几分钟之后,杨风竟然还没摸到瓶子,反倒是几次被老头给抛飞了出去。

“小子,你何必这么小气。”这老头笑呵呵道。

老头有六十岁上下,穿着一身乞丐般的衣衫,虽然看上去很邋遢,可很干净。别看这老头很消瘦,可实力很强,他就是杨风那个奇葩的师傅,不但实力强大,医术更是一流,被世人尊为活阎罗。

所谓阎王让你三更死,绝活不到五更天,可只要老头出手,绝对会发生奇迹,于是武道中人都称他为活阎罗,甚至有人号称他为神医,可老头觉得不敢以神医之名自居,不敢僭越。

自从老不死的上次卷款私逃后,杨风寻找了他很久,可老不死的仿佛消失在世间,如同石沉大海,了无音讯。杨风当时就发誓,如果找到老头,一定要狠狠的将他痛揍一顿,好好出出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