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在房间中花费了很久时间,而且好耗费了很大的心力,才炼制成功一颗丹药。

想到师傅拈手即来,空手一气呵成的炼丹神通,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炼丹师了,拿着个破炼丹炉,真他玛德不像个炼丹师啊。

离千湖药家的神医竞赛还有二十多天,在这期间,必须要提升实力,无论是修为境界,还是在古医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丹药,都必须要得以提升!

否则一旦败给了千湖药家,输掉的就是性命。

一心炼制丹药的杨风,并不知道外界发生的那些事。

……

第二天早晨,杨风照常来到医院上班,刚走到楼下,便见一部宝马车停在那里。

张武那家伙,居然换宝马了,简直是个败家子,才刚得到白姐给予的一百万,就去购买一部价值差不多上百万的二手宝马。

一些价值两百万的新车,如果是二手,估计也是百万上下。

正当杨风以为这是张武购买的二手宝马车时,一道人影快速的冲了过来。

“杨先生。”

此人激动的叫了一声。

欧阳晋!

来者居然是欧阳晋,只见他很苍老,仿佛老了几岁,而且很疲倦的样子,眼睛中还有血丝,估计是彻夜未眠。

“杨先生,救命,救命呐。”欧阳晋双手抱拳,深深作揖。

曾经的静海区老大,如今居然这么落魄,就好似个丧家之犬,其实也很可怜。

但想到欧阳晋也不是好人后,杨风懒得鸟他,似欧阳晋这种人,不知赚了多少黑心钱,以及害死多少人。

“你这是怎么了?”杨风问道。

欧阳晋焦急道:“冯东来了,就是黑白双煞的老大,他把我赶出山庄,抢走了我的地盘,求杨先生你出手,把我的地盘抢回来吧。”

“你的靠山不是周家吗,他们为何不出手?”杨风问道。

“别提了,周家派了狼大师出面,本以为这狼大师很牛比,谁知他与虎大师一样,也是中看不中用,一出场时牛比哄哄的,结果被冯东一招秒了。”欧阳晋恨恨道。

狼大师!

杨风觉得周家还真奇葩,总是出现一些动物大师,先是虎大师,后来又是狼大师,或许之后还有象大师,豹大师等等。

“杨先生,救我啊,你一定要救我,我不想被赶出静海区,这里可是我经营了多年的地方,如果离开静海区,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欧阳晋哀求道。

“与我无关,这是周家的问题,既然你是周家的手下,自然是他们解决。”杨风无所谓道。

欧阳晋可怜兮兮道:“杨先生,你有所不知,周家不管这件事了,他们已经发话了,谁最强大,静海区就是谁的,冯东比我厉害的太多了,静海区自然是他的,嘚瑟的冯东,居然还要召集整个静海区的大佬们相聚,要向他屈服,不但如此,冯东还指名道姓,让你也去。”

“如果你有能力,就与冯东争夺静海区,如果没有能力,那你就给让他吧。”留下这句话后,杨风大步离去。

杨先生!

欧阳晋焦急的站在杨风身前,伸出手,拦截住杨风的去路。

杨风蹙眉,不悦的看了他一眼。

欧阳晋意识到失误与冲动,所以立即退下,恭恭敬敬道:“杨先生,你当初击败黑白双煞时,曾答应过我要对付冯东,你不能见死不救,更不能言而无信啊。”

“我当时是给白姐的面子,所以才亲自去对付黑白双煞,现在白姐已经不是你的经纪人了。”杨风冷声道。

欧阳晋眼睁睁看着杨风离去的背影,内心一阵苦涩。

身为静海区大佬多年,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如果白姐还在,杨风肯定会出手,或许能击败冯东。

廋猴与彪子走到欧阳晋身后,一脸焦急道:“老大,怎么办,你一定要想办法啊。”

“老大,我们控制静海区多年,得罪过很多人,如果我们失势,曾经的那些仇家,肯定会疯狂的前来报复,因此无论如何,我们也一定要保住地位,千万不能被赶出静海区。”彪子担忧道。

欧阳晋觉得两人言之有理,他在静海区横行霸道这么多年,得罪了无数人,不知有多少人想要弄死他。

一旦他被周家抛弃,一旦他被冯东赶出静海区,等待着他的下场不是回去种地,而是被人扔在江海中喂鱼。

想到即将出现的这种场面,欧阳晋忽然感到不寒而栗!如芒在背!

……

杨风走进医院大门,发现巡房的医生护士很少,就连值班的医生也只有两个,其他人也不知哪里去了。经过打听后,得知原来韩世伟当上院长了,于是把医生们都叫到会议室开会。

他早就想当院长了,经过多番努力,终于如愿以偿。

李建全疲惫的从会议室中走了出来,其他医生们还在开会,还在听韩世伟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大道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