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晋坐在杨风的身边,不时向杨风介绍一部部豪车的车子,这些车主,要么是静海区的某个大佬,或者是其他区的杠把子,以及主要人物,甚至中海市的一些有权有势的人都来了。

只是杨风对这些人的身份不感兴趣,他真正感兴趣的是周家的周擒龙,以及周家那个老祖宗。

想到周家的那个老祖宗,杨风问道:“欧阳晋,我昨天让你调查周家是否真的有个老祖宗,这件事有结果了吗?”

欧阳晋惭愧道:“杨哥,实在抱歉,由于时间很紧,所以还没消息,而且周家这件事保密的很严格,我曾经为他们家族办事多年,也仅仅只是道听途说而已,若想要将这件事调查得水落石出,还需要一些时间。”

惭愧的欧阳晋,担心被杨风责怪办事不利,可他没想到,杨风居然平静道:“没关系,尽量调查就行。”

“杨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调查。”欧阳晋保证道。

杨风看向窗外,看着沿途的风景,他也知道,想要调查周家的底细,并没有那么容易。

静海湖畔,位于静海区东部,而静海区的地形,则是东高地低,东边山脉众多,随处可见大山。大山多的位置,一般河流就比较多,静海湖畔的发源地,也就是在那些崇山峻岭间。

一座座大山,就如同护城河般,环绕着静海湖畔,湖畔中央,则是有一片巨大的空地。空地中,有一座山丘,山丘不高,但面积很大,而山丘的下方,则是建立了一座庙宇。

据说这庙宇中,供奉的便是神龙门的开山祖师爷,武神。

神龙门是整个东三省最强的门派,纵然是放眼整个华夏国,也是顶尖级的门派,比千湖药家,静海周家之流,不知强大多少倍,由于实力强大,所以神龙门希望东三省境内大小门派,都将他们敬若神明,于是将祖师爷自称为武神,也要求东三省境内的大小门派,都要祭奠他们的开山祖师爷。

或许是觉得这个要求太霸道,以及名不正言不顺,于是神龙门想了个办法,在神龙之奠时,各门派,以及各组织间,可以借助神龙之奠,武神之祭,用道义清除那些不仁不义之辈。

这个办法果然不错,很多大佬们,以及家族族长,还有组织的首领们,全部欣然的接受了,因为这种仪式,更有利于他们这些高层的统治。就如同混混的供奉关二爷一个道理,大同小异。

为何混混的头目们,都喜欢供奉关二爷,难道是因为他们很佩服关二爷,不,并非如此,他们只是需要个信仰,以及在出现叛徒时,有个名正言顺的处置理由而已。古往今来,只要是对天下精英阶层们有利的信仰,一般都会风靡全球,很快就能兴起。

比如佛教,教化众人向善,不杀生,道家,讲究修身养性,孔孟学说,忠君爱国等,因为这些信仰有利于精英统治阶层,于是很快就兴起。

神龙门的神龙之奠,武神之祭,也有利于各个大佬用来清除异己,巩固自己的权威地位,所以实行的畅通无阻。

静海湖畔边的庙宇中,门庭若市,人山人海,众人大佬们带着随从进进出出,而庙宇门前右边,则是有一处巨大的平台,估计是大佬们聚会商议大事的地方。

进入这片湖畔区域后,杨风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欧阳晋对杨风说道:“杨哥,这里的人,仅仅只是中海市的武林人士,以及各个组织而已,今天在整个东三省,每个市区都有这样的地方,很热闹。据估计,每到这时候,祭奠神龙门祖师爷的武林人士们,至少有几十万以上。”

“神龙门的影响力果然很大。”杨风说道。

“这是当然。”欧阳晋感叹道。

正当两人交流时,一道高亢的声音传来道:“新罗区徐九爷到。”

只见徐九爷带着几十个小弟,浩浩荡荡的出现了,不过如今的徐九爷,则是成为瘸子,杵着拐杖,带着众多小弟前来,上次得罪了杨风,所以他的一只脚被打断了,现在还没康复。

想起杨风,徐九爷很恼火,这一次,他一定要让杨风死无葬身之地。

“徐九爷,好久不见。”一个中年男子,隔着十几米就抱拳走了过去,一脸笑意。

“原来是腾老大啊,那么久没见你,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徐九爷皮笑肉不笑,看得出,他与此人的关系不好,甚至是敌对的关系,但他们这些大佬们就是如此,明明是两个仇家,有的时候还要笑里藏刀,在谈笑间,不知有多少仇家人头落地。

腾老大打量了徐九爷一眼,之后问道:“九爷,你这是怎么了?”

唉!

徐九爷叹息一声,恼火道:“别提了,提起这件事,我就很恼火。”

“听说一个叫杨风的小子,把你伤成这样。”腾老大问道。

提起杨风的名字,徐九爷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杨风给大卸八块,以解心头之恨,想他徐九爷,好歹也是一方诸侯级的大人物,何时受过如此奇耻大辱,不但被杨风压制的抬不起头来,而且还被打成这样。

这等于是直接毁了自己大半辈子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望。

见徐九爷没说话,腾老大问道:“听说那个叫杨风的小子,想要统治中海市几大区,想要成为中海市的霸主。”

“是的。”徐九爷点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