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苏寒真的很恼火,杨风怎么能这么留氓,她也只是想戏弄戏弄杨风,故意气气杨风,然后把他给放了,毕竟杨风救过爷爷,这份恩情,叶苏寒不会忘记,可杨风总是让她生气。

哼!

一声冷哼后,叶苏寒生气道:“杨风,你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绑架羽少,你知道绑架的罪名有多严重吗,你知道绑架被抓的下场有多凄惨吗,我告诉你,以羽少的地位,给你弄个死刑都不是问题,就算不是死刑,至少也是无期徒刑啊。”

“这么严重啊?”杨风故意惊讶,一脸后怕。

“这是当然。”叶苏寒严肃的点头。

不过见杨风那一脸后怕的表情,叶苏寒怀疑,这一切都是杨风装出来的。

杨风说道:“既然这么严重,既然我蒙受冤屈,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干脆一死了之。”

叶苏寒点头道:“这才像个男人嘛,慷慨赴死,绝不苟且偷生,杨风,我服你。”

本来叶苏寒只是随便说说,戏弄杨风而已,但她没想到,杨风真的一把夺过自己的手枪。

“杨风,你要干嘛?”叶苏寒焦急道。

队长!

队长!

那些手下们也是大惊失色,如果杨风伤害了叶苏寒,他们也有责任。

下一刻,然后惊呆了,因为杨风举起手枪,对着他自己的脑袋,这是要自杀的举动啊。

叶苏寒焦急道:“杨风,你听我说,其实……”

咔!

搬动手枪的声音传来,众人吓得魂飞魄散,犯人还没定罪,在车上便开枪自杀了,这后果很严重。如果传了出去,民众们肯定会议论纷纷,什么草菅人命啊等等,乱七八糟的言论就铺天盖地的席卷全国。

真到那时,他们这些人中,除了叶苏寒之外,全部都会受到处罚,严重的处罚。

完了!

完了!

完蛋了!

叶苏寒急的要哭了,如果杨风真的在她面前开抢自杀,爷爷肯定会打死自己,毕竟杨风是爷爷的救命恩人,得知这件事的真相后,爷爷一怒之下,说不定会与她断绝关系,曾经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人,最重视的就是情义,恩义。

只要是在战场上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活下来的人,都很重视情义,一旦欠下了他的恩情,就一定会报答。

“杨风啊杨风,你可把我害苦了,你死了不要紧,我回去后如何向爷爷交代啊。”

此刻的叶苏寒,真的是有苦难言,她觉得被杨风害苦了,回去后肯定没法交代,早知道刚才不刺激杨风了,或者不抓捕杨风,让其他人来。不过下一刻,叶苏寒觉得很奇怪。

怎么会没有枪声呢!

是啊,确实是没枪声,自己居然被耍了。

只见杨风一脸微笑。

叶苏寒抓狂,大叫道:“杨风,你想死是,吓死人了。”

杨风微微一笑道:“多谢你的关心,有你这么美丽的仙女在,我怎么会舍得自杀呢。”

呼!

余下的那些职员们也是松了口气,还好,只是虚惊一场,杨风没真的自杀,否则的话,一旦舆论出现,他们只能回家种地了。

叶苏寒真是又气又喜又怒,总之开枪打死杨风的心都有了。

“好你个杨风,居然敢戏弄我,你给我等着,等进了审讯室后,我让你好看。”叶苏寒恨恨道。

“我本来已经很好看了,你何必还让我好看。”杨风问道。

叶苏寒只觉得肚子疼,都是杨风给气的。

……

几分钟后,杨风被安排在审讯室中,而审讯他的则是叶苏寒。

与杨风面对面的坐着,叶苏寒一脸冰冷,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严肃道:“姓名,年龄,户籍,统统交代,还有,你为何要绑架羽少。”

不整治得杨风泪流满面,她就不是叶苏寒,敢跟自己斗,杨风还嫩了点,反正叶苏寒就是这么想的。

杨风一言不发,仿佛在沉思着什么。

见杨风一言不发,叶苏寒拍了拍桌子道:“杨风,难道你没听到我的询问吗。”

摸了摸鼻子,杨风说道:“我刚想起一件事。”

叶苏寒没好气道:“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刚想起来还没吃饭吧。”

“我又不是吃货。”杨风回答。

“我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叶苏寒严肃道。

杨风说道:“我刚想起来,叶老虽然治疗康复了,但他最近的精神应该不怎么好,这可是衰败之象啊,如果不及时治疗,后果不堪设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