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天大笑几声后,老妖怪仇恨道:“杨风小儿,有老夫我在,你居然还妄想救她?开什么国际大玩笑,哈哈哈……”

“老妖怪,放了慕紫嫣,你的仇家是我,不要累及无辜。”杨风怒道。

无辜!

周家老祖宗不屑一顾道:“她是无辜的吗?”

“她与你周家无冤无仇,你放了她,有何仇恨冲我来。”杨风严肃道。

老妖怪冷笑道:“只要是你身边的人,都不是无辜的,杨风小儿,你杀我家族高手,既然我是他们老祖宗,自然要保护我那些子子孙孙,胆敢对付我家族之人,罪不可赦,必须要死。”

“老妖怪,武林人战斗,祸不及家属亲友,难道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也不懂吗,你坏了规矩,会被天下武林人士唾骂。”随着杨风说话间,他周身膨胀的真气,导致脚下的巨石出现裂纹。

对于杨风的这些话,老妖怪则是无所谓道:“老夫我已经老了,活不了几年了,还管什么规矩,只要我家族后人不被他人杀害,就已足够了。”

规矩是强者定的,既然规矩是人定的,自然也可以改。

而且对于这些所谓的规矩,老妖怪毫不在意,他只想灭杀杨风,他只想灭掉对家族有威胁的人,总之,只要对家族有威胁的人,他都要全部灭掉。

由于年事已高,由于已经活不了几年了,所以老妖怪一心只想为家族铲除所有障碍,这是他唯一的心愿。

“老妖怪,你如此对付我身边的人,难道你不担心,我把你后人全部灭了吗?”杨风仇恨道。

“哈哈哈!”

老妖怪那丑陋而枯瘦的脸,随着大笑导致皱纹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很难看,也很狰狞。

大笑几声后,他仇恨道:“杨风,难道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对付我的后人们吗,你今天晚上必死无疑。”

“既然你有信心对付我,为何还要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杨风问道。

老妖怪说道:“我当然是希望你在临死前承受无尽的痛苦,看到身边的人,一个个因你而死,你越是痛苦,我也就越惬意。”

“不,并非如此。”杨风摇头。

“何出此言?”老妖怪问道。

杨风说道:“你之所以使用这卑鄙无耻的手段,是因为没信心灭杀我,所以才把慕紫嫣吊在悬崖上,其实我想让我分心,是想要挟我,如果你真有信心杀我,那么你早就当着我的面前,把慕紫嫣给杀了。”

老妖怪没否认,点头道:“不错,还算你聪明,杨风小儿,若是在二十年前,我何须如此,但如今我年事已高,行事自然要小心谨慎些,老夫我虽然能灭杀你,可也不想耗费太多真气。”

“真是可笑啊,没想到堂堂正正的周家老祖宗,居然也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杨风鄙视道。

“杨风小儿,老夫我也不想与你废话了,如果你自我了断,我可以放过慕紫嫣,以及放过冯东那些废物,否则的话,我先杀了你,然后再灭了慕紫嫣,之后再去杀了冯东这些虾兵蟹将。”老妖怪威胁道。

如果杨风真的愿意自我了断,他当然很乐意。

若不是因为后人被灭,周家有难,遭遇到危机,老妖怪也不会轻易出动。如果他一直闭关,以及一直在养气,或许还能多活几年,可一旦与异能境的高手战斗,肯定会消耗真元。

对于年轻力壮的修者们来说,消耗一次真元无所谓,大不了修养,可对于他这种垂暮老人而言,消耗真元,那就如同是在消耗生命。

“杨风,不要听他的。”

悬崖的半空中,传来慕紫嫣焦急的声音道:“杨风,这个老妖怪已经疯了,丧心病狂,病的不轻,就算你真的自杀,估计他也不会放过我,不会放过冯东等人。”

虽然慕紫嫣危在旦夕,但她意识还是清醒的,因此她很清楚,哪怕是杨风真的自杀,老妖怪也不会放过自己。

杨风当然知道,老妖怪已经丧心病狂了。

“杨风小儿,你没得选择,要么自我了断,我就放了慕紫嫣,不杀冯东等人。要么老夫我亲自动手,把你灭了,之后再杀了他们,只要是你身边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老妖怪仇恨道。

“杨风,你听说我,千万不要相信他,你快点报警。”慕紫嫣焦急道。

杨风真佩服她,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让自己报警,面对这老妖怪,报警有用吗,就算是警察们来了,也无法对付这种强大的老妖怪。

“老妖怪,你如此手段,实在是卑鄙无耻,既然你想对付我,那就把慕紫嫣给放了,你我单打独斗,公平的战斗厮杀,如果我实力不济,纵然死在你手中也无怨无悔,如果你不幸被我所杀,那么我保证,只要你家族中人不寻仇,我绝对不会对付他们。”杨风保证道。

“杨风,少在老子面前放屁了,老夫我的耐心有限,你快点自己选择吧。”周家老祖宗怒道。

看着被悬吊在悬崖中的慕紫嫣,虽然杨风很着急,很难受,但他并不会真的自我了断,这老妖怪说话不算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