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腔指着欧阳晋,对此人说道:“就是他,刚才行凶的人就是他,而叶女士则是装着没看到,还有另外那个男子,也是在一旁协助此人殴打我,这件事你们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杨风真佩服这娘娘腔,他并没有协助欧阳晋,也不是欧阳晋的帮凶,但是这鸟人,居然污蔑自己。而且要殴打娘娘腔,需要自己出手吗。

这男子蹙眉,脸色极其难看。

因为他认识欧阳晋,静海区扛把子,谁不认识啊。

似欧阳晋这种人,莫说是打人了,只要不杀人放火,就谢天谢地,烧香拜佛。

更重要的是,叶苏寒的上司发现了杨风,虽然他不认识杨风,也没见过杨风,可他一眼就能看出杨风的身份地位,远在欧阳晋之上。

杨风坐在椅子上,而且还翘着二郎腿,可欧阳晋,就好似个小弟,老老实实的站在杨风身后,甚至连入座的资格都没有。

这说明什么,这只能证明,在杨风的面前,欧阳晋地位太低了。

欧阳晋乃是静海区的扛把子,可在杨风的面前,入座的资格都没有,只是站在身后,老老实实的站着,由此可见,杨风的地位是多么牛比。

再看看叶苏寒,依然在听歌,喝茶。

叶苏寒的上司心都凉飕飕的,他不可能为了这个区区的经纪人,而得罪欧阳晋,叶苏寒,以及那个更神秘的大人物,杨风。

这娘娘腔愤怒道:“你快点给我把他们抓起来,抓起来。”

这男子对欧阳晋以及杨风微微一笑,之后心平气和,笑眯眯的询问叶苏寒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在这里,谁也不敢得罪叶苏寒,包括他,就算他要训导叶苏寒,也得到找个好听的理由,比如谈话,或者交流之类的借口。

叶苏寒摇摇头道:“不知道啊,我刚才在喝茶,在听歌。”

娘娘腔怒道:“他们三人是一伙的,我现在要求你,把他们三个给我控制起来,送上法庭,否则的话,我们法庭见。”

这男子不满了,而且他也不敢。

杨风起身,随后对叶苏寒说道:“我明天来找你,之后一起去那里。”

“好,慢走不送。”叶苏寒点头。

至于那个娘娘腔的叫嚷,她则是装着没听到,就当是狗叫吧。

杨风之所以选择明天去,一则是因为今天没时间,再则是因为,张武的伤势需要治疗。

“他们两个要跑了,快点给我抓住他们。我告诉你,我可认识羽少,而且羽少与我的艺人关系不错,如果这件事你不处理的让我满意,你会后悔的。”这个娘娘腔很嚣张的速度。

羽少!

听到这鸟人的名字,杨风就来气。

娘娘腔指着杨风与欧阳晋的脑袋,继续愤怒道:“你们知道羽少吧,我告诉你们,如果羽少出手,你们两人肯定会完蛋,在这个省,还没人敢得罪羽少,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

杨风本想不计较,但这娘娘腔太嚣张了,而且还用羽少威胁自己。

羽少算什么东西,他有资格对付自己吗,若不是看在羽少还有能力帮助慕紫嫣,杨风早就送他归西。

“叶苏寒,他好像偷了我一个小弟的手机,我想把他带回去,让我那个兄弟辨认一下。”杨风认真道。

“好的,没问题,不过不能打人啊。”没想到叶苏寒也很腹黑,竟然还笑眯眯的提醒杨风不能打人……言外之意不就是提醒杨风要狠狠地揍这个娘娘腔嘛……

“这是当然,我是良民,良民怎么会打人呢。”杨风说道。

叶苏寒心想,如果杨风也是良民,那全国十几亿人,全部都是良民了,没有一个坏人。

那个娘娘腔怒道:“笑话,我怎么可能会偷你兄弟的手机,我是谁啊,我是经纪人,你知道我一年赚多少钱吗?”

指着杨风的鼻子,娘娘腔继续嚣张道:“小子,我告诉你,我这种经纪人,一年赚的钱,但对于你这种农民工孩子辛苦一辈子的钱,只要我一句话,你这种农民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啪!

欧阳晋狠狠的给了这男子一巴掌,把他给打得后退几步,随后怒道:“我杨哥说你偷,那你就偷了,你竟然还敢瞧不起我杨哥,找死啊。”

“小子,我认识羽少,羽少是我好兄弟,而且还是与艺人的好朋友,你居然敢打我,那道你不怕羽少吗?”这娘娘腔怒道。

啪啪啪!

欧阳晋连续给了这娘娘腔几巴掌,而且还一边打脸,一边说道:“认识羽少就了不起了是吧,认识羽少,你就可以嚣张了是吧。”

每打对方一巴掌,欧阳晋便问一句。

如果这个娘娘腔不提羽少的名字还好,他提了羽少的名字后,被打得更惨了。

“有本事让我给羽少打电话。”娘娘腔怒道。

欧阳晋转身看向杨风。

“可以。”杨风点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