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大龙说道:“你真是井底之蛙,没有见过世面,市区总局的大队长,比我们这个小镇职位最高的人,都要厉害无数倍,就算是我们区人,也不如人家市区总局的大队长啊。”

从可以行使的权利来说,叶苏寒虽然在市区总局不是最大的,但比这些小地方最高的人都要厉害,因为叶苏寒可以管整个市区中,任何一个地方的任何案子,否则的话,有人投诉闫老大的罪状,也不会被转交到叶苏寒手中。

“是这样啊,可闫老大是个超级大佬,人家凭什么为了我们这些小户人,得罪闫老大那样的人。”顾大龙的妻子担忧道。

“顾大龙!”

“顾大龙!”

外面,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随后,又传来几个男子的声音。

听到这些男子的声音后,顾大龙表情有点难看,看得出,他不欢迎这些人,很反感这些人。

杨风说道;“他们是闫老大的人吗?”

顾大龙说道:“不是,他们只是我们小镇最有名的恶霸,在这里混得风生水起,很多人都不敢得罪他们。”

无论是哪个地方,都会有那么一群恶霸,也被人称为地头蛇。千万不要小看这些地头蛇,还是有些能力本事的,或许在杨风眼中,这些地头蛇就是蝼蚁般的存在,他随时都能捏死。

但是在大多数普通人的眼中,这些地头蛇,那绝对是土霸王。

那几个男子也不客气,直接上了二楼,打开了房门,然后进入房间中。为首的男子是一个光头,余下的那几个小弟,个个都是雕龙画凤,就好似古惑仔,现在的混混们,都喜欢在身上雕龙画凤的,可能是他们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显得更牛比,更厉害吧。

光头见到叶苏寒后,那铯眯眯的眼神,立即盯着她看。

而他身后的那几个小弟,也是铯眯眯的看着叶苏寒,不过发现杨风与张武,以及欧阳晋三人后,光头与那些小弟们,便转移视线,看了看站在顾大龙身后的顾婷婷,之后光头男一本正经对顾大龙说道:“听说闫老大看上你女儿了,还让你给女儿穿上婚纱,今天晚上之前,找个八抬大轿,把你女儿送你他指定的地方。”

顾大龙不说话,一言不发,他很反感这些人,不请自来。

可他也不敢发火,不敢把这些人直接赶出去,就他这种小生意人,每年赚上几十万,最多不超过百万的人,哪敢得罪这些土霸王。

光头男言归正传道:“顾大龙,你也不要生气,不欢迎我们的到来,我们今天来这里,主要是给你带来好事。”

“什么好事?”顾大龙问道。

难道是闫老大良心发现,要放过他女儿。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就闫老大那种人,怎么可能会良心发现。

光头男说道:“顾大龙,看在我们都是这个小镇上的邻居,我可以帮你与闫老大周旋一下,我也认识不少人,只要你给我一笔钱,我拿上就用这笔钱打通关系,给你解决这件事。”

“要多少钱?”顾大龙问道。

如果花点钱,就能解决这件事,他当然乐意。

虽然叶苏寒,以及杨风这些人,已经答应帮助他,但说实话,顾大龙并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反正他已经没办法了。

“一百万。”光头男竖起一根手指道。

一百万!

顾大龙觉得很多,虽然他做生意赚了点钱,但大多数钱都变成了不动产。现在的社会,极少有谁愿意存大量的现金,都是把现金变成了房子,以及其他的投资中,担心将来贬值。

光头男严肃道:“顾大龙,你好好想想,如果花一百万,能救你女儿,那真是太划算了。”

“可是,我没有这么多现金啊。”顾大龙为难道。

玛德!

这光头男骂了一声,愤怒道;“顾大龙,你这狗日子的不知好歹,老子我愿意帮助你,而且还亲自来登门,但你竟然不相信我,是不是不给我面子啊,还是以为我不能灭你。”

愤怒的同时,光头男的眼神也看向顾婷婷,不过他不敢多看,因为顾婷婷很快就要成为闫老大的女人。唉,真是可惜了啊,这么漂亮的小美女,居然要被闫老大老牛吃嫩草。

等闫老大以后玩够了,不想玩了,把这小美女给扔回来时,他再找个机会……

杨风知道,光头男并没有办法处理这件事,他只是想要借助这个机会骗钱而已。莫说去找闫老大,估计连见对方的勇气也没有,因为此人看向顾婷婷时是眼神,杨风全部看在眼中。

“一百万,你以为是树叶,就算是树叶,想要弄到一万片,也要辛苦一番功夫吧?”杨风问道。

光头男怒了,恼火道:“你他玛德的谁啊,老子我说话,有你插嘴的资格吗?”

“就是,你他玛德当个空气就行了,何必废话。”光头男身后的一个小弟,也是阴阳怪气道。

杨风鄙视道:“不是我打击你们,就你们这些垃圾废物,莫说是给你们一百万,就算是给你们一千万,估计你们也不敢去见闫老大,不敢去与闫老大谈判吧。”

闫老大好歹也是一个区的扛把子,而这些男子,仅仅只是柳河镇的地头蛇而已,连见闫老大的资格都没有。似闫老大这种人,在这个区中是无敌的,几乎没有人敢与他过不去。

光头男怒道:“我草,真他玛德欠揍。”

他们本来是想讹诈顾大龙一笔钱,之后便拿去花天酒地,至于答应的事,当然不会办。可是居然冒出来一个不怕死的,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愣头青,破坏了他们的好事。

这男子继续骂道:“你这小子,真他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