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张武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激动得差点跳了起来。

黄毛在电话中大声的哀嚎悲鸣:“武哥,那人太厉害了,他手下有两个保镖,实力强大,我们才刚冲进去,还没动手呢,结果就被他给打得鼻青脸肿!”

张武暴跳如雷:“黄毛你傻比啊,你难道没告诉他们你是我跟张武混的吗?”

黄毛很委屈的道:“说了啊。”

张武脸上顿时感觉到得意:“那对方是不是害怕了?”

黄毛的声音更加委屈了:“我一开始没提你的名字还好,结果我一提你的名字,就被打得更惨了!呜呜呜……武哥,你一定要为我们报仇啊,快点来救我们,我们走不了了。”

玛德!

张武骂了一声,脸色特别难看,本想在杨风等人显摆,装装比,可没想到,这些兄弟们太不给力了,居然被人家给收拾了,而且还打电话向自己求助,想到刚才的各种装比,他实在是不好意思。

“武哥,你什么时候来啊?”黄毛焦急道。

哼!

一声冷哼,张武直接挂了电话,太他玛德丢人现眼了,刚才还在杨风等人的面前,装出一副很牛比的样子,仿佛无所不能,仿佛是玫瑰镇的霸主,仿佛在玫瑰镇中,没有他搞不定的事。

切!

麦秋雁鄙视道:“张武,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你那些小弟们不行啊,不但没能收拾对方,而且还被人家扣留下了,向你求助。”

张武尴尬道:“这个嘛,这个嘛,其实是这样的,我以前确实是混得很牛,只是自从跟了杨哥之后,我就让那些兄弟们要以德服人,所以他们现在不行了,不太喜欢动武了。”

“那么你的意思,跟了杨风之后,你的势力反倒是不如以前了?”麦秋雁问道。

张武立即解释道:“当然不是,只是杨哥讲究以德服人,所以我也要求手下的兄弟们以德服人,不要整天打打杀杀,但我忽视了一点。”

“忽视了什么?”麦秋雁问道。

张武回答道:“我忽视了如果要以德服人,除非是杨哥这样的强者才能办到,似我们这些小人物,是无法做到以德服人。因为没有强大的实力,人家凭什么给我们面子,为什么畏惧我们。”

“你就别吹牛了。”麦秋雁鄙视道。

张武苦涩的笑了笑,他在心底将黄毛等人大骂了一千遍,一万遍,真是一群让人丢人现眼的小弟,好不容易有机会在杨风等人的面前好好炫耀炫耀,结果因为这些没出息的小弟……

店老板已经端来酒菜,杨风与李建全一边喝酒,一边聊着相同的话题。

至于冯东,则是一个人自斟自饮,因为他与李建全没有相同的话题,所以无话可说。

麦秋雁则是心情不好,那件事没解决,她就无法开心。

张武则是一个人喝闷酒,他觉得今天的这酒真的很苦,真他玛德特别难喝。

杨风并没有打击张武,以及奚落他,因为对于他那点小小的能耐,杨风一清二楚,这鸟人吹牛的本事厉害,但实际没多大的能耐。

李建全叹息一声,然后对杨风说道:“现在医生不好当,院长也不好当啊。”

“你遇到麻烦事了?”杨风一边询问,一边亲自给李建全倒酒。

李建全受宠若惊般,双手抬起杯子。

当杨风倒满酒后,李建全将酒杯放在桌子上,然后说道:“前几天,本院发生一件事,让我很不痛快。”

“何事?”杨风问道。

李建全说道:“是这样的,一个女的在本院生产,后来发生羊水栓塞,必须要切除子宫,可由于是个女婴,所以那产妇的婆婆不同意,非得要等他儿子回来后才能决定,但病人刻不容缓。”

“后来呢?”杨风问道。

有些产妇由于体质的缘故,很容易发生这种病情。一旦发生这种事后,最好的治疗时间,是在一个小时之内,否则的话,病人肯定有生命危险,以前其他医院也发生过这种事。

随着李建全的讲述,杨风慢慢的知道了事情的经过,那个产妇羊水栓塞后,也必须要切除子宫,但由于是个女婴,所以婆婆也不同意,非得要等儿子来了才能决定。结果耽搁了三个小时,错过了治疗时间,然后那个产妇在治疗中死了。

那些医生们害怕,所以跑了,担心病人家属得知后,冲到病房中来拼命,于是抛下产妇的尸体逃之夭夭,离开了手术台。结果当病人的家属进入病房时,发现产妇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已经死了。

病人的家属当时非常震动,愤怒,这件事报道出去后,很多人指责医生故意害死病人,居然如此对待产妇,甚至不少人,纷纷要求给那几个医生死刑。不过其实那些医生们也很无奈,他们也是因为害怕,所以跑了。

但这件事,其实大家都有责任。

李建全说道:“后来,我自作主张,亲自签字,挽救了那个产妇。几个小时后,那个产妇的丈夫赶到了,得知后,他勃然大怒,说他还没同意呢,唉,如果要是等他几个小时后赶来才再同意,产妇早就死了。那男子要求本院赔偿一百万,这也就算了,那产妇的娘家人到来之后,竟然也责怪我,害了他们的女儿,让他们女儿以后在婆家抬不起头来。”

李建全举起酒杯,喝了一杯闷酒,估计是很郁闷吧。

其实他很郁闷,这也能理解,毕竟就连产妇的娘家人也找他麻烦,责怪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