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杨风去看望张武时,他已经清醒了,只是还浸泡在药水中,暂时还不能开口说话。

不过杨风看到他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估计明天就能康复,看望张武之后,杨风便回去,只要他没事就行。

那个娘娘腔经纪人,被黑白双煞两人绑在大树上。

或许这两个鸟人太无聊了吧,只好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来打发时间,将娘娘腔经纪人五花大绑,绑在院子的一棵大树上,而且还一边玩弄娘娘腔经纪人一边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

“这是杨哥送给我的。”白无敌说道。

黑无伤不服气道:“杨哥也把他送给了我,凭什么是你一个的。”

两人争执的面红耳赤,就差大打出手。

这两个鸟人,太没出息了,竟然因为争执一个大男人,弄得面红耳赤。

正当两人争执得面红耳赤时,他们发现杨风来了。

“杨哥。”

“杨哥。”

见杨风出现,黑白双煞立即上前打招呼。

那个娘娘腔经纪人怒道:“杨风,你们居然敢把我绑在树上,我告诉你,羽少很快就要来了,只要羽少来了,我让你们全都后悔。”

杨风很佩服这鸟人的智商,玛德,就算是傻子也知道,羽少肯定不会来了,如果羽少要来,早就亲自出现,以及派个小弟前来,但是已经即将晚上,羽少还是没有任何行动。

“杨风,你们若是后悔,就快点把我给放了,赔偿我精神损失费等几千万,我还可以求羽少放了你们。”娘娘腔经纪人继续嚣张道。

唉!

杨风摇头叹息,然后转身离去。

对于这个白痴经纪人,他实在是不想多说什么,傻子也能看出的问题,可这鸟人居然看不出来。就这样的白痴,杨风甚至连殴打他的心情都没有,就让他继续做着那白痴的梦吧。

见杨风离去,白无敌对黑无伤说道:“杨哥都被你气得不想说话了。”

“明明是你把杨哥气得不想说话。”黑无伤不服气道。

“我看啊,肯定是这白痴男把杨哥气得不想说话。”白无敌恍然大悟。

于是,两人抓住白痴男,便是一顿拳打脚踢。

“嗷嗷嗷……”娘娘腔经纪人一边装比的叫嚣着,一边又大声求饶……估计连他自己都感到懵逼了吧……

天黑已经黑暗,杨风回到了房间中后便休息,他已经两天一夜没合眼了,很劳累,这期间,不但发生过两次战斗,而且还修复蛇皮战衣,以及为张武治疗等,发生了不少事。

不过周家主与周少主这两个废物,也不知逃到了哪里。

虽然这两人是废物,对杨风的威胁不大,可如果他们在外面四处活动,到处蹦跶,还是会给自己带来一些麻烦。

联想到这一连串的事情,杨风就感到一阵头疼。不过此刻杨风也不想去管那么多了,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摒弃杂念,杨风洗了一个澡,让后躺在床上去见周公了……

第二天早上,杨风很早就起床,因为今天要去见叶苏寒,然后与叶苏寒一起去闫老大的区域帮忙处理闫老大的事情。

虽然那个区域,现在也是杨风的地盘,可他还没去过,闫老大究竟是否真的那么心狠手辣,杨风也不清楚。

或许他听说过的那些事,也仅仅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并不是真的,但或许是真的。如果那些事是真的,杨风肯定会灭了闫老大,他要清理门户,他不会让手下出现这种垃圾,败类。

叶苏寒很早就给杨风打电话。

当杨风接听电话后,叶苏寒在电话中问道:“杨风,你准备好了吗,出发了没有。”

“二十分钟后,我开车去接你。”杨风说道。

“好的。”叶苏寒挂了电话。

洗漱之后,杨风来到外面,本想去看看张武,是否已经康复,可他听到院子中,传来三个人的笑声,分别是黑白双煞,以及张武。能听到他的笑声,看来他已经康复了,落雪的神药果然厉害。

杨风走了过去,发现这三个鸟人还真过分。

只见黑白双煞用一串鞭炮绑在娘娘腔经纪人身上,把对方的衣衫给扒光了,就剩下一条短裤。小鞭炮的一头绑在娘娘腔后背,另外一头则是放在娘娘腔短裤中,然后点燃鞭炮。

随着鞭炮的点燃,娘娘腔必须要十秒钟之内,跑到院子中那个水池中,否则鞭炮爆炸到最后一个,娘娘腔的小弟肯定会受伤。可怜的娘娘腔有,被三人折腾得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之下,舌头伸得长长的,就好似狗舌头一样。

“你们两个鸟人,也太过分了,竟然如此折磨人家。”

张武站在一棵树下,义愤填膺道。

“张武,你妹的是哪根筋不对啊,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大发慈悲了。”白无敌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