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带了他们两个,这还叫人多吗?”杨风道。

叶苏寒没有回答。

“好吧,其实我也觉得不应该把他们两人带来,因为他们是电灯泡,有他们两个在,我们不方便……不如这样吧,我这就让他们两个回去,免得打扰我和你的私生活。”杨风一本正经地说道。

“得了吧,谁跟你有私生活呀,我觉得他们两个挺好,很顺眼,就让他们一起吧。”叶苏寒说道。

也只有她敢这样对待欧阳晋,认为欧阳晋是多余的,虽然欧阳晋在杨风的面前什么也不是,只能做一个小弟,老老实实的当跟班,但欧阳晋好歹曾经也是一个扛把子,还是有些名声的,一般人不敢得罪他。

只是在叶苏寒的眼中,欧阳晋这种人根本就不值一提。

“好了,言归正传吧。我之所以把他们两个带来,是因为我需要闫老大的账本,但是我对账本的是一窍不通,所以需要欧阳晋协助,至于张武,就给我们当司机吧。”杨风严肃道。

“账本,是什么账本,难道是记录黑交易的账本。”

叶苏寒不愧是这个职业的人,听到账本之后,马上就联想到那些事。很多黑交易的人,都会喜欢弄一个账本。只要拿到账本,不但掌握的那些人的罪证,而且还知道他们所有的交易,以及物品的流向。

“你放心吧,我绝对是良民,犯法的事,我肯定不会做。”杨风微微一笑,叶苏寒也真是的,马上就联想到那种事,难道自己真有那么黑吗。

良民!

叶苏寒鄙视了杨风一眼,她可不认为,杨风真的是一个良民,如果杨风这种人也是良民,这个世界将会变得多么的美好,多么的和平。

“怎么了,难道你不相信吗?”杨风问道。

“不是不相信,是根本就没有相信的基础。”叶苏寒没好气道。

杨风认真严肃道:“那好吧,你说说看,我都做了哪些坏事?或者说,我有哪一次乱杀无辜,害了无辜之人。”

“这个嘛,目前到还没有,不过以后很难说。”叶苏寒回答。

“我们还是上车吧。”

杨风不想继续讨论这种问题,因为没有任何意义。

上车后,张武亲自开车,欧阳晋坐在副驾驶,杨风与叶苏寒泽是坐在后排的位置。叶苏寒就好像防贼似的,刻意与杨风保持一点距离。

“你不要那么紧张,不要防火防盗防贼似的防着我。”

“没办法,遇到表面正经,内心低俗的人,本小姐我不得不防啊,现在的狼太多了,身为美女的我,自然要处处小心。”叶苏寒说道。

“好吧,随便你,只是旅途漫长,你要做好孤独的准备。”杨风说道。

“杨风,我发现你的口才不错,所以我决定给你一次机会。”叶苏寒似笑非笑,好像有意要捉弄杨风。

“什么机会?”杨风问道。

“如果你用一句话可以打动我,我或许考虑给你接近我的机会。”叶苏寒说道。

这也太为难人了吧,用一句话就打动美女,这个怎么可能,又不是影视剧中的情节,男主就仅仅一句话就打动了女主角。

现实生活中,事实告诉了人们,如果没有钱,就算有千言万语,就算说的天花乱坠,就算千千万句甜言蜜语,换来的也只是对方的一个冷哼,或者很简单的三个字。

如果腰缠万贯,有车有房有存款,甚至还有职位,根本就不需要千言万语,哪怕仅仅只是一个眼神,也会摩擦出爱情的火花。

叶苏寒一直看杨风,就想看他的笑话。

“好吧,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向你表达,我只能说我恨你,如果非要再多说几个字,那就是一万年。”杨风说道。

叶苏寒惊讶的看着杨风,有这么夸张吗。

恨自己一万年,有这个必要吗,她与杨风又没有深仇大恨。

张武这时回过头来道:“杨哥,我只听说过爱你一万年的,但没听说过恨你一万年啊。”

杨风鄙视道:“爱她一万年,这怎么可能,你看她长得像个土匪婆,青面獠牙,凶神恶煞的。”

“杨风!”

叶苏寒握着拳头,差点跳了起来,若不是因为坐在车内的缘故,她肯定会跳起来,紧紧掐着杨风的脖子,把杨风给掐死,或者狠狠的踢上几脚。她好歹也是个大美女,哪有那么差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